1. 妙明居士博客首页
  2. 风水堪舆

王公陽宅金針(下)

 

王公陽宅金針(下)

王公陽宅金針(下)

王公陽宅金針(下)

王公陽宅金針(下)

 

論廟

楊徫儒住宅之西,有書房,書房之申方有三官廟。

王公曰:此乃天地人三才之廟,而居申方,沖寅方,生人之星,主人丁大旺。蓋以人生於寅也。其書房之前,又有觀音堂逼近,主學生心慈好僧道,無果斷之心,蓋以觀音大慈大悲之神也。

凡宅之近廟,要看其神之邪正何如耳。文廟主人才,關廟主人剛正,觀音主人慈悲,瘟神主疾病,龍王主淫,又要看方位何如。

治牆村,後街西頭有觀音堂。

王公曰:廟前路北第一家,主有婦人好善,以廟在坤方也。廟前路南第一家,男人好善,廟在乾方也。又有一家宅內巳地有觀音堂,其家女人好斎僧道,多是中女長女也。

澗上村李之和,坎宅巽門。

王公至門即曰:巽風吹鬼入舍,中女活見鬼而死,果然。又曰:是兩個鬼,今年犯,來年還要犯,蓋以巳地有觀音堂,崖邊巽路,又有筆管風吹,其路邊地形之尖如刀,尖刀兩把,故曰兩個鬼,廟在巳地,故曰中女。今年太歲在辰,明年太歲在巳,皆足以提動巽巳方之凶煞,今年犯,明年還犯。其宅巽門又近其煞故凶。若巽方無風,亦無太歲提動,且並非巽門,則不妨。若鬼不帶刀,則亦不死也。改為離門,可避其凶。或神堂改向離,亦不妨。或牆蔽之亦可。地形之尖者,鋤去之,則不帶刀。問改東門何如?曰:主女人發旺于外,更凶。冶牆村韓家街東頭,緊近人家門前,東牆上有一小廟。眾問?欲於此處建堂如何?曰:又是見鬼宅子。

河內縣東關劉家離宅,東南天乙方俱無人住,有一廟去宅尚有數十步。

王公曰:此宅無子,當有過繼之死兒。但目前尚未有也。蓋以天乙方管子息,此處無人住,故無子,有神廟死氣,故有死兒,廟去宅子遠,故屬過繼,且不能有於目前。

郭村之東頭,楊家宅子。王公謂:其不可于東方蓋廟,街南則廟在禍害方,街北則廟在艮方,犯曜煞,主有人命之凶。臨泉村,廟西有人家,其廟在天乙方,近趙賢宇宅子。王公曰:其家喪長子。

又一家在賢宇之西,則無此病。乃今有蓋起高樓招動,恐將來亦不免也。

以此數段推之,可以得建廟之法矣。大凡住村之東四宅者,不可建廟於西四宅之方位,住村之西四宅,不可建廟於東四宅之方位。再忝以曜煞黃泉之說,與廟打八方之理,而其法不能外焉。(凡廟打皆絕命之方)

龍見村,有廟在人家坎宅之天乙方。斷其家兒子過於忠厚。但不在挨西之第一家,而在又西之第二家。以第二家房子太高,足以招之也。第一家房子太低,不足以招之也。

大凡人家之吉星凶星,或驗或否,皆要看自己房子高低何如。如廟在五鬼方,則以鬼助鬼,其凶更甚。廟在生氣方,即發秀,而非大有為之人也。餘可類推。

東王村趙六宇震宅。之後正東有觀音閣,東西有白衣閣,其長子多慈悲。以觀音閣在震方也。

邵村之門前路西有一離宅。小草房兩座,邵問曰:此家丁財俱無?公曰:不然,特有一蠢子,並一蠢女對要耳。

五星形體

汴城有一坎宅,天乙方不旺。王公語其子曰:令尊無子,汝亦無子。蓋宅之形甚長屬木,必得旺水以生之,方茂。此宅水氣本來不足,向上路南有一行十余間房子,全無低昂,變為土星。夫水既不足,土又從而克之,東方之木又蔚然成林,接盡北方之水氣,焉得而有子乎。(接盡水氣妙言)凡宅形坎方形太長,成孤木,主生子不旺,若扁長成倒地木,亦不旺。蓋木形宅亦不可太長,恐水之氣不足以培木也。
一坎宅地形窄甚,其宅房子俱是兩間,本是純陰不生之地,主絕。乃其子孫甚旺,劉淵如疑而問之。

公曰:此宅前後長,成木形矣。木在五行屬陽,純陰之宅得木形以配之,則陰陽和合,而得其中矣,宜其多子也。然此宅又必是前後中間四五進房,接連不斷,方成吉宅,而子孫多。如前截無房,則木之梢枯,中截無房,則木之身枯,後截無房,則木之根枯,則又當以絕論,焉得多子。一坎宅,東西九間。公曰:此宅形方屬土,土克水甚,其宅必絕。宜分為三宅,一宅自己住,二宅輿他人住,方可。否則即分三,仍是自己,還以土論。

汴城有一宅,其形似土。

公曰:此宅東西南北外應俱有,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中間本宅屬土,五行俱足,土星得位,大旺之宅。又不可以土克水,執一而論也。先天土數五,當生五子。

又一宅,坤方高,其形圓似金星,金生水,其宅大旺,又不可以絕命論矣。

以上數斷,皆以形言也。然所謂形者,有二,如長形似木,方形如土之類。但以木宅形狀而言,如東西南北俱有星,坤高形圓,以及前兩間,後三之類,則論四面之外應高低,並房之間數,而以形勢言之也。

五行性情

木星之性仁也,其家木星得位而秉令,住此房者其性情必慈祥。金星主義,其人性情必果斷。土星主信,其人性情必內外如一而不欺。水星主智,若其得位秉令,生克制化相宜,則人之性情當各以類應。不但五星為然也。凡宅之形長似木者,其人即得木之性以為性,或形方而如土者,其人即得土之性以為性。餘可類推。

孟縣官宅,後房七間,二堂一大間,西邊有書房三間,東邊有廂房三間,前堂三間。

王公曰:此宅形長屬木,必得水以生之方吉。奈後房七間,水過盛矣,水盛,則木浮,一病也;二堂一間,又是土形,土填中心,水必不能前去生木,二病也;兩邊正房相去又遠,則其木中枯矣,三病也;且宅之後有空地一段,無房子,亦無人住,則宅之根不旺,四病也;宅之前有囚監,則主人多喪,五病也;西北有義倉之高,則主出鰥夫,六病也。通是不吉之宅。如將後七間改作五間,二堂兩邊各添一間,共成三間,大門亦改作三間,義倉移於官宅之後,囚獄移于他方,則又吉宅矣。

凡買宅,不可買旺方。假如坎宅,東南方旺氣正盛,自己主房高大,又收起東南之氣,人財兩旺。如買成自己,反衰敗也。他可類推。宅前,凶水不可聚。如苟村系東西街,水自西來,至東頭有大坑聚水。東頭兩家無子,第三家有殘疾一子。總計三家共有女子十八個。蓋收住西方少女之水也。

以上中下三元分衰旺(三元甲子木金土)

河內縣孫家宅子,坐南向北,禍害方有城門樓,五鬼絕命二方有高臺寺,六煞方有玉清宮,固皆凶星之高壓者也。然巨門生氣方,亦不空缺。故其凶事雖多,而發富貴亦且數代。

王公曰:此宅之發吉當在下元甲子,乃吉星發旺之時,故能發福也。上元甲子是木,木克土,土不能生金,各方凶星皆不吉矣。中元甲子稍可,總皆不如下元甲子之吉。

堤北頭有離宅四間,艮地空缺,五鬼在兌,離火不能克金。下元甲子是土,土生金旺,土又泄離火之氣,故平常。到下元甲子木旺,東南有高樓,木生火,火克金而發財,巨門為用主生三子。

凡五鬼禍害六煞絕命等凶星,若得令,逄生則化而為吉。以此二宅可以見矣。

宅以一四七分衰旺吹家頭,燕姓共兄弟四人,蓋坎宅一樣四所,於村之東邊。其長居東邊弟一所宅子,無子。二門居三所宅子,亦無子。其後換移,長門居第三所宅子,生二子,二門居第一所宅子,生四子。

公先不知換宅之事,但見東邊第一所宅子,即曰:長門若住此宅主絕。二門若住此宅,主生四子,又旺財。問其所以然之故。公曰:長門木也,東宅亦木也,此宅之艮方有村,宅後之水繞宅之東北艮方向南流去,艮村艮水皆五鬼凶星,亦足以泄木之氣矣。而宅南且多高大房子,則離火又旺,木氣被火泄盡,已成枯木。而其宅又在東邊,則其枯而又孤矣。以東方再無一房以助之也,以孤而無助之枯木。西方金氣又旺,且艮方有村,土又生金以克木而泄木,則是孤木已枯,而艮土泄之,旺金又從而克之,其枯木將幾乎朽矣。而又烈火焚之,尚望其萌孽子生者乎。長門之絕也。理必然矣。二門則屬金也,本宅之主房,亦延年武曲金也,西邊房又多,其金旺矣。而艮屬土,又可以生金,且是五鬼火,可以生艮土以生金,南方之火亦生艮土,以培金,則二門之金,焉有不旺者乎。先天金數四,武曲之子亦四,其理固不爽也。且旺金得火之克,而為財,又焉能不旺財者乎。子平雲:丙丁夏生金,豐靊此之謂也。

問長門換宅之後,居第三所宅子,其所以生二子之故?公曰:第三所宅子,其東方已有兩宅,木氣旺也。又問其三門居西一宅何如?公曰:三居四,雖是正配,然土氣金泄之矣,東方木旺,又能克土,主寡居,以三居艮屬土,木克之,金泄之,而不旺矣。然可生一子,以木旺而有正配也。夫木旺而只生一子者,以艮土之衰,不足以任木也。四門居東方第二所宅子,生三子。以四門亦屬木,東方子孫宮氣亦盛也。至於二門,先居第三所宅子,而無子者,蓋二門屬金,東方屬木,南方為火,火克金,故無子。雖艮方之村屬土,亦足以生金,然亦東二宅欄住,不得以生金,且又受東方二宅之木克,而不能以生金。況此宅近西艮方之村,必變而為寅,又會午火而克金,焉能有子乎。

宅以新匶分衰旺

凡宅有不甚旺,而其人居之卻甚旺者。或以父居吉宅,其子托父而安也。久則不吉。或再傳而及其子孫必敗,或本人前居舊宅而吉,移入新宅未久,仍當以舊宅論者。

孟縣張明吾住無子之宅,而有數子。覃懷楊家宅,主無子而有子。皆以所生之子,在舊宅,不在新宅。住到此再不生矣。

又劉升吾在舊宅則吉,移新宅則凶。又或宅本吉,而其居之全不吉,則以舊宅之不吉也。餘可以例推也。

以村中間衰旺及山水來去處分吉凶

凡宅在村之中間,前後左右皆有鄰家,則金木水火土,五行俱旺,方得中和不偏,斯為吉宅。然居村之中,又必旺方高,衰方低,方為全美。若自己房子比前後左右俱高,為中出頭,不吉。比前後左右俱低,亦不吉。如不能居村之中,不得已甯居衰方,無居旺方。蓋我居衰方,則生旺之氣,吾得而收之,皆為吾之旺氣矣。如居旺方,則衰方之氣,吾不得而避之也。不可不慎。且居衰方者,其旺方房子高大太多,則自己房子宜高大,方可收旺方一帶之旺氣。如旺方房子不多,不高大,則自己房子宜低小。蓋旺方宜高大也。倘不得居旺方,亦要看衰方房多少。如衰方房不多,則自己房子或過高亦不妨。然亦恐有害於人家。倘或衰方房多,而自己房子低,則不吉。如衰方房子太多,而自己房子過高,我又收衰方一帶之氣,將來亦必至於衰矣,可不慎乎。

凡宅在山水來處,主絕。以其帶煞也。在山水去處,亦主絕。以其無力也。皆以第一家言之,務要居山水中灣方吉。

以今昔外應不同分吉凶行貞吉宅,前二十年東南俱無人住,故其父只有貞吉一人,今東南方有人住,已二三十年矣,雖去宅稍遠,而本宅子高大,可以收起東南旺氣,況又到上元甲子木旺,故貞吉生四子。

以本年太歲占方分吉凶

(其前一位太歲亦能弔動)

義井村一離宅。艮方有房子一座,其廚房是一小房,亦在艮方。王公曰:此宅人必多病,以病符在艮,又是凶星故也。果其家夫妻子女多病,年餘不免。

覃懷梁位甫兌宅,四合頭院,南方是五鬼星。

王公于辛巳年視之曰:此宅小口不利,今年還有古怪處。果梁之弟妻住此房而病死。其弟亦病。移於他屋而愈。後複居此房,病發而死。是其夫妻皆死於是年,死于此房,豈非太歲在巳,足以提動南方之五鬼,況戊已在戌亥,為離方之曜煞,太歲沖之,能不為害乎。

鄭無雙兌宅,巽巳方有高樓,又有後樓兩座。

王公曰:巳樓主傷人丁,後二樓主克妻,又主寡母。以妻房高,故克妻,陰房太雍,故主寡母也。又指其南樓曰:辛巳年當主產危。蓋辛巳年太歲提動曜樓之凶,其宅必發凶。又曰:發凶在五鬼方應之。蓋巳曜亦能提動午方之五鬼也。

薛莊任登山兌宅,其村人於宅之巽巳方,修一戲樓,是兌宅之曜煞也。其年太歲乙亥又衝動曜煞,即于本年其家死絕。孟縣南關劉顯之震宅。其宅較諸宅獨為高大,是中出頭宅也。

公曰:主被人打死。又門開正西,主因為情被人打死。蓋是年歲在壬午,戊己在申酉,乃搖光帶戊己煞也。病符在巳,三方調動帶戊己煞之搖光。三月初一日,尚在二月中氣內,又能衝動申酉之凶煞,故發凶也必矣。且申方有高樓,乃震宅之曜煞。又有大路和水來,本宅房子高大,招動凶曜凶水,焉得不發凶者乎。

公于丁丑年在府城陳經歷宅見其官親住坎房,謂之曰:今年住坎房,若遇小兒出痘,必發水泡而死。蓋丁 丑太歲納音水,其年出痘最低,小兒又住坎房,水益旺矣,焉得不發水泡而死乎。至十二月兩小兒出痘發泡,來年正月初三日皆死。蓋 丑年丑月兩丑字俱是土,土雍水聚,氣血不得流通發散,則痘成水泡不得貫漿,以殺小兒也。

產盆煞主生產,八宅俱有之。其煞在咸池之對宮,如坎宅咸池在亥,對宮巳方是也。他方可推。其方有坑,咸池病符二方吊會,再有太歲月令吊合衝動,必主產危。如其水存坑中,小兒亦難存,如再有白虎等凶煞,產母亦不保,遇紫白等吉星則不妨。產盆之形,有長宜圓方,破軍祿存之不同,又有主長房中房小房之各異。形尖如刀,改成圓形不妨。半月形似笏,在旺方向我,主出美豔孝順,在兌方主出人美豔,但無才能。

曹家一坎宅。其盆在辰方帶刀,咸池在亥,病符在卯,亥卯未三方會合,庚辰年庚辰月,衝動咸池病符二方,是月果有產危而死。

其法以本命納音,與太歲納音生克以斷之。如庚辰年,納音金,本命納音火,則犯太歲而必死。本命是木,則受太歲之克,不妨。本命是土,則生太歲,而亦死。以其洩氣也。若本命是金,則比和。如為太歲所生,則有救。總之生太歲與克太歲俱不吉也。劉電公坎宅。五鬼方水路沖射,丙子年丑命人六月吊死。蓋五鬼在丑,子年病符在亥,亥卯未會到未月,衝動丑方五鬼故也。

公又言:吊動丑方五鬼,申命人當防之。以巳年吊動丑字,病符又在辰,吊動申字也。電公有壬戊申二命,壬申納音金不妨,以其比和也。戊申是納音土,生太歲,可慮。由此推之,必太歲病符二者衝動五鬼,其凶乃發。至於發吉之年月,與發吉之人,皆可得而知矣。

公遊月山寺,謂其老僧曰:今第三徒弟不安分作怪生事,以艮方有探頭山,且有高樓也。

又一胡生在寺中戌方讀書。公曰:君在此處多生性氣,以戌為火庫,太歲在辰,衝動戌方也。君宜速移他處讀書,恐考試不利。以戌火庫犯太歲金,本年會申子辰水局,克火受太歲制,不利於考試。又戌為地羅,太歲在辰,衝動地羅,考試焉得利乎。

每年太歲所值凶星

官府主官事,有開口閉口之不同。如官府位上,只有一座房子謂之閉口,其官事尚有和解,如有兩座房子,謂之開口,其官事大難和解。如帶曜,則必有人命之事。
何為曜?其方有三尖星,其尖從外直射官府,謂之帶曜,亦為開口。其尖在內,其房在尾,即開口也。又如官府方高大而尖,亦為帶曜。又如官府房在此,其又有一高房於此,而不出尖,亦為帶曜。官府遇火遇金,遇火不吉,以金受克,火見而愈熾也。逄水土可解,以水能制火,土泄之氣也。逄木則自招官事,以木生火也。我克官府,我勝人。官府克我,人勝我。我生官府,我尋人。官府生我,人尋我。又不止於論房屋也。

病符屬土,生克太歲俱不吉。太歲生病符亦不吉。惟太歲克病符則不妨。病符克我者不吉,我克病符則不妨。

一震宅,巽方有高廟,坤方低陷,禍害方有井,絕命方太高。王公曰:其祖父俱克妻,以巽廟太高亢,坤方低陷故也。其父子好賭,以禍害有井耳。其父病屍氣,絕命方高也。丁未年白虎在震,喪門在兌,亦主孝服,故其祖以足疾,亡于本年之酉月酉日酉時,以喪門在酉之絕命,卯方又有白虎衝動故也。

劉太茅舊離宅,移居于東北之震宅,是禍害方也。其子賭錢傷,其孫病脾亡,其本身又病翻胃,其子婦又屢有小產之患,皆禍害為之也。且震宅井灶俱禍害方,外應又有高房,並水路沖射來去,上數病安能免乎。更可慮者,甲申年太歲病符俱在禍害方也。

三元甲子斷驗

堤北頭村之艮有大廟,艮是土,廟是五鬼火,火生之旺土也。廟後之水自西南流人村中。又轉正西,夫艮水土氣也,又火生之旺土也,土旺轉西,則其氣聚,可生金以生水也。

王公初到村東大廟間,望其大勢曰:水轉西一灣處,在下元甲子土旺運內,住坎宅者大發財丁,到上元甲子木運,則土為木克而敗。

劉家莊有坎宅一行,西北方紫金山甚高,且是金星,又有乾水流入村,過堂向東方而去。

王公曰:此與堤北頭所發相似,亦於下元甲子內發,以下元土運,生西北之乾金,以生坎宅之水也。到上元甲子金木相克,而乾方山高水朝,故多克妻,不利於婦女。

趙槐公問曰:清龍溝余先生舊居坎宅,四合頭院。先生于明朝天啟甲子年,系下元甲子人。學於崇禎十五年,下元甲子方十九年,其父太老先生,亦行二,於中元甲子在此宅發財。先生住此宅不久,分居於崖上,在舊宅生氣方,故始終皆吉。其長兄住此宅無子而絕。夫同一坎宅也,何以太老先生居之,而有三子,且發大財,後先生居之而入學,其子亦三,而長門二門俱生於此宅,其長門獨於此而絕乎?

王公曰:此宅坎方有房子,宜發二門。東方無房子,不旺長門。其東高崖壁立屬土,足以克坎宅之水。下元甲子土運,又將坎水克死,不能生木,長門之絕也,不亦宜乎。此宅惟中元甲子,金氣秉令,坎水方得生氣,故太老先生居此,財丁俱旺。後先生居之,在下元初,中元金氣未盡也。且此宅北方旺,已當發二門矣。中元甲子,又是二門得令之候,太老先生及先生皆二門也,旺於此宅宜矣。又問曰:此宅天田天錢二方皆不足,何以大發財?

王公曰:天錢方有水過堂,中元甲子,天錢星得令也。

又問:中元金克木,下元土克水,土克坎水無以生震木,長門應該不旺,若在上元木旺之運,長門居之何如?

王公曰:上元木氣雖旺,而木宅之木不旺,亦是不發長門之宅,但比中元甲子,下元甲子稍愈,或不至於絕耳。

又問曰:上元甲子,三門居之何如?

王公曰:木運能助本宅之木,亦可有丁一二。修起延年,衣食亦不艱苦,若在中元,木雖不旺,而坎宅則旺,金能生水也,到下元土運,坎宅不旺,然三門行運則吉,總不如二門居之也。

方位斷驗東天漿村石家坎宅。有北房,東西廂房,無街房,東方外應數家有廂房四五層,俱無街房,西方外應數家有廂房四五層,亦無街房。其宅東西兩廂外橫飛兩行房子,而離方坤方巽方全無房子。王公曰:東方系長子,南方系仲子,西方系少子。今此宅震方房多,而巽方全無,長門當生三子。東西有房,南方無房,仲子日後主絕,只留長門三門。公問曰:南方有磷房否?有水來否?曰:丁房有鄰,無好房子。巳方有水來,丙方有鄰,亦無好房子。公曰:南水仲子不宜絕,但只有一子,亦流蕩不安分,如水去則中子絕矣。按此宅宜生三子,以東房之多而言之也。與西方南方無干,二門主絕,止留長門三門,以震艮二方有房,離方無房而言之也。可見生子多少論天乙,後日成敗,又忝以各卦位之有無。觀震之屬長男,而巽可知矣。觀坎之屬中男,而離可知矣。觀艮之屬少男,而兌可知矣。乾坤關乎父母,而震合之巽,以論長子。坎合之離,以論中子。艮合之兌,以論少子。則更為的確也。

趙槐公,劉太茅,劉淵如坐于王公之側。問:一村北頭有兌宅兩所,何宅吉?何宅凶?王公曰:北宅吉,南宅凶。若再於北宅北方另修一所,則北又南宅矣,亦不吉。新蓋之宅又吉矣。蓋兌金宅,在村之北頭,則南方火旺矣。火旺克金得水以制火方吉。南為火,北為水,故南不吉而北吉。不待言矣。劉淵如曰:火克兌宅,然則北方不可住人乎?公曰:此又不然,若兌宅金旺能生水矣,南北二宅皆吉,何患人之住北方乎。劉太茅問曰:予見兄弟五人,蓋兌宅五所,其宅之西南崖,話尚未終,王公曰:此宅南吉而北不吉,未可執前言而論之也。以崖屬土,克北方之水故耳。太茅曰:果然,果然,此二宅已無人矣。三人心服。

府城西,朱家莊西頭,郭姓一坎宅。三進,前後東西廂房俱有。乃三進之後地甚長,未後又蓋一小樓。

王公曰:此宅兄弟二人,長門宜有二子,次門無子。其次子不釋曰:日後何如?公曰:此宅只應長門有兩子。二門卒于無兒,又問:改修房屋何如?公曰:改修亦不中用。後趙槐公聞,令親餘複之言,其家三世只有二子,皆出自長門,絕其二房,乃歎其斷之神也。

按長房有二子,以震巽二方之高起也。二門無子,以坎方有地而無房子,一間小樓太遠,其根不連,水之象。且獨水之弱,不足以生木,焉有發生之理,宜其絕也。乃長房雖有二子而又絕其一,此根枯不能運水之故也。

凡相宅,宜活不可執死法。有震方空缺,巽方房子高大,主生三子,子孫收入巽宮,巽為震之正配,是妻之子也。他宮可推。河南李婁公,李幾案等,並排坎宅三所,皆四進房子,街房內俱未蓋東西廂房。李石公仍少第三進房子未修,此三宅皆是本宅內有震無巽,故長門只一子,皆有坎離,故二門有五子六子。李石公宅,其二門克妻,以此堂屋未修故也。問李石公何以不克妻?曰:北堂屬坎,當出在二門也。

問李石公之子,何以不克妻?曰:二門李敬公既分居別宅,此宅只李石公一子居之,故又以前後分陰陽,而以無妻房克妻也。且李石公暮年亦克妻耳。李幾案之東磷,乃李煉之宅也。其宅有堂屋而無街房,李幾案等在其西而且高,其街房在其西南,故李煉之家,不壽而有寡母。李敬公之西南,乃煉之上房,故亦有寡母也。今李敬公又蓋起上房,恐煉之西南兇氣,此宅又分去一半也,寡母何時免乎。

中道村一離宅。正房五間,其形遍短,是倒地木星也。但其正房太低,東西磷房俱高,則其宅受克而枯矣,故不吉。凡宅太長則氣散,雖有外應亦收不起,太低亦收不起,太遠亦收不起,須相其主房,一層高一層,其氣不能散,方可收住,方可將旺氣收起。又必相連不遠,高低合式方能收起。如旺氣被他人房子隔斷,則旺氣被他收去,不為我用,則道路溝渠,皆為我用矣。如有城牆隔住,則不為我用。

楊子義離宅,在村西頭。其宅有西樓,本不吉也,公謂其亦吉。以其宅近西邊,宅西再無房子,是西方金不足也,宜用西樓以補之。

凡相宅舍,要看其居東邊,西邊,南邊,北邊。居村東邊,則東方無人而木不足。居西邊,則西方無人而金不足。村南村北可推而知也。居村中間,則五行相等方吉。須酌生旺強弱以斷之。

水來水去斷驗上寒村東邊一坎宅,宅北有溝水向東流,或疑居東方不宜金盛,金盛則克木而絕。王公曰:此宅金生水,水生木,主旺人丁,果然。

青莊村,西有溝,溝上有橋,橋有廟,廟西一坎宅。

王公曰:此宅主得浮財而發,以橋在宅之天乙方,橋上有水自東而西,直沖其宅大門前。水天乙方來,故主發財,水自橋上過來,故又主得浮財也,果然。

有一坎宅乾水沖。斷其老翁刁劣。凡宅有乾水沖者,可推而知之也。

濟源縣東南棕村。路南三家,東邊一家有南方房子,東西廂房,中一家只有東西房,西邊一家有北房,東西房,南方有地窯無房子,窯頂有牆,其宅較東兩宅伸前四五步,東兩宅比西一家縮後四五步,村之西有坡水,自南來向西北而去,村之東,有坡水自東南來到村轉西,合村之兩水,同歸西北方。

王公曰:此三家宅子,西邊一家,當有子七八個,財亦興旺;中一家,本是吉宅,但無主房,收不起一帶山水之旺氣,其旺氣直貫入西一家宅內,故財丁俱旺也。且其旺氣,自生氣巨門方來,貪五巨三固宜八子,而山水旺氣,其子孫更加數,有十七八個方合,否則長門仍要多子,恐未知水歸西北也,是戌方乎?是乾方乎?戌方是其本庫方吉,乾方恐其水去風來,老翁成癆疾,無用之人。若中家蓋起主房,則旺氣被中家收去,西宅減福力。西家若再在宅西蓋房,則收西方兇氣,此亦減福力。其東方第一家,山水來吉,帶煞則不吉,此條與前收旺氣之說參看。

堂廟斷驗

河內城西南,大位村。南北街,路東震宅一行,路西兌宅一行,路北頭有廟一座,廟之東北有水路一條,曲曲入街而南。其廟在路西兌宅之艮方,為延年。在路東震宅之乾方,為五鬼,其路在路西兌宅之艮方,亦為延年,路東震宅之艮方為六煞。
王公曰:兌宅一行,天乙生氣二方,本多吉星,廟水路又皆在延年方,主富有丁。指北頭一家張姓而言曰:現今有四子,又發財,乃武曲之驗也。路東一行震宅,其路西絕命方,禍害方,五鬼方甚盛,主女多男少,犯六煞也。墮胎,傷小口,吊死,犯貫索也。無子,損財,被盜,犯禍害也。賭博,癆疾,淫蕩,犯搖光也。失火,爭訟,怪事,犯天鋒也。此數凶事無不有之。孟邑城東五介坡村,東頭有廟。其村人請公看廟,欲於廟內另建一堂。

王公曰:細看村之水,皆分心水,不歸一路。其廟雖在村之東頭,而以街北人居宅論之,則辰方也。廟之南有路沖到村,亦辰方也。遂向合村之眾而謂之曰:我在孟邑作官數年,閱村多矣,未有父子不和,夫妻反目,如此村之甚者也。且每年官司口舌不斷,大約三年之內要遭人命,爾等急欲修廟,何如改村水為逾乎。且廟在辰方,已不吉矣,敢再建堂廟乎。言畢又指一宅,謂其翁曰:汝家必有天性相殘,有父殺其子之禍,以廟南辰路有曜尖入宅,乾方又高大,主老翁之殺其子也。汝等速將此路改到巽方,則化為吉矣。又見村之南有三四人家,語眾人曰:此三四人家,女人必多目病,以丁方有小廟,丙方有直路沖之也。丙丁二方有煞,離為中女,焉得女人不病目乎。濟源綺裏村,於壬午年村東頭立一堂,首事者二人,一人死於前六月之初一日,一人死於後六月之初間。前六月死者,家在堂之東南,堂在其家之西北,是年病符在東南,又加上都天與西北相沖,且系離宅,西北又是曜煞方,安得不發凶乎。後六月死者,其家在堂之西北方,其堂在都天,病符之位,自是不吉,且系宅東南方,亦曜煞故也。

金陵村,新開一河圍村。以常理論之,有以為掘斷地脈者矣。村西頭,新立元帝廟,以常理論之,又以為非吉方矣。

王公曰:此村形勢懶坦,全無動氣,掘之則地氣方動,且形勢懶則氣散,有廟則氣可收。村西雖吉方,有廟以收其氣,則西頭近廟之家,可生一愚子,而不至於絕。又言圍村之水宜自西北方改進村,今乃自西南方來改進,亦不大吉。神廟可擋其災。其神又在上水處,不靈。村之下水處,神堂收水得力,其神亦靈。村東南角之巽水來,路北之數家,宜發財而富。水去風便來,其正當沖射之家,宜受此風之病。大抵未有河之先,俱不吉,既有河之後,丁財兩旺,且出讀書之人。前此應無讀書之人,即有亦不得通也。

書房發文武斷驗

生氣方有書房,主發秀。偏天節星,主出義士。偏文昌星,主文貴。正當天樞之方,主出權要之士。若系坎宅帶曜,則發秀而不長久。否則多才劣文人也。六煞方主學生流蕩,偏咸池甚之。破軍方,主師生不利。偏天鋒,多動性氣。正當搖光,更有惡病。他方可推。

劉淵如見河南人家,生氣方有廁,以為汙文昌,不利於文。果其父子數人不能入泮,因命其移廁于他方,遂于丁未年,父子同案入泮。

一坎宅開巽門,巽方有文星甚高,旁有捷報旗,其方有一水斜來朝門,申子辰年,其宅當發科。但水之來也,東西又隔一水路,主外人在其家發科,其家請一先生,是年果中式。

曹家坡,杜相公兌宅。延年方有二層高房,一是神堂,一是人家大房,二子皆人武庠。

形像不吉宅

凡宅在人家大房山頭,而自己房子小,謂之吞屍宅。其方位異,其禍亦各異。如在東方,主人打死。在南方,主勞病。在北方,主水溺死。在西方,主人殺死。又有吞盡,吞不盡之異。又有一座傷一人,兩三座傷二三人之說。自己宅內有大房壓小房,亦同。凡街房,中房,後房,前簷,後簷俱不可任意接作小屋也。一坎宅,街房低,廂房太高。

王公曰:此為欺客房,主親友俱不上門。

河南孫家一坎宅,前出頭,坤巽方有高樓,乾方亦有高樓。

王公曰:主傷成材之子。以其前出頭也。主婆媳不合,以坤巽方俱高也。乾方有樓,乾坤定位,故其禍稍減也。然乾樓是亢陽之位,又幸是辛年所造,乾得辛氣,方能生水以生木,亢陽之禍庶乎可免矣。但其樓助起神煞,婆媳相爭,卒不能免其禍。書房在東北司怪方,師生俱怪,而非正直之人。坤巽二方有坑,去宅八十余步,不妨。宅之後不可開門,恐洩氣不可住矣。

抱頭宅,又名切刀宅。柄在外,其家旺財。在內,為內切外,其家則虛。又要看反正,正則發秀,反則流蕩。正如三吉方之類。反如三凶方之類。凶主出戲子,三女方出旦,三男方出生, 丑方出淨。

趙和村,湯海望坎宅。三進,街房高,中房後房俱低,此是無主,無妻房也。不吉。

王公曰:主絕後。又有四合頭院似土,克死坎水,又主絕。果其家三世無子。又見養牛于天乙方,斷其牲口不旺,以天乙至潔之星,不宜受污穢也。

又見其安火于捲舌之方,主招是非。且其房小而低,主中饋者多疾病也。

又見其東西磷房俱高大,逼壓其房,且金木相闘,乃不知之象,主受人欺壓之事。又木受金克,主人丁不旺,賊星高起,主受小人之誘,而匪蕩破財,無有不驗。河內城中,楊家坎宅。其父子自他方移居於此,其天乙生氣二方,俱不起,絕命方雖有文廟,亦與他廟不同,乃出人才之地也。

王公曰:其父子三人,自移居此宅之後,皆無所生而絕。蓋其宅四進,有街房,中房,後樓,樓之後仍有一層低房,作群房層數亦不大差,但其後樓緊埃中房,不但無可蓋廂房之處,即三尺空地亦無,如樹之當中雍塞,則根氣不通於梢,其根又被水浸入而腐朽,何以能旺乎。又如一人之身,中間有病,上下血氣不通,自是不能生活,故其家絕也。其戌方有廁,主長子有眼疾,以乾亥屬長門也。其灶房落陷,主女人有病,以其主中饋也。

絕宅

凡宅中之房,一連蓋數間,不分高低,謂之屍氣,亦不拘街房上房,半主離鄉半主絕也。有一坎宅,房子甚小,宅內有北房一座,小東房一座,西北空缺。

王公曰:此宅敗絕。幸東南方旺氣甚多,故其家有二子。然本宅氣大弱,雖有子而為他人有,此不絕而絕,絕而不絕,有子而無子,無子而有子,宜分別觀之也。
克妻宅子

家溝坎宅,兩層街房。

王公曰:此宅克妻,以離為中女,配坎中男,為夫婦,今有重離,故主有重妻也。

林泉村,趙位侯住村之西北角。系坎宅,而無堂房,止有南房,西房,開巽門,外應坤申方有高房,房西又有小西房,西北與正北俱是空地,東方與東北昔年雖有房,而非緊鄰,今東北正北近宅俱有高房,街上水自西南來,到宅西北轉向正北而去,水之轉處去處,約四五十步有白衣堂,俱在宅之西北也。趙槐公疑而問曰:坤申高應有寡母,今則不然,而屢克妻者何也?

王公曰:此宅以離房為主,離為陰,其宅外之水,來自西南,乃坎之屍氣,收於西北又有白衣堂,乃離之屍氣,一切凶煞皆主房受之,焉得不克妻乎。且坤申之高,即兼屍氣,而非純坤也,故無寡母。而其家之主母,恐死於屍氣之病。又問:只有南房,西方本是純陰之宅,宜傷男人,何以反傷女人?公曰:宅雖純陰,而主房招西北之凶煞,故傷女人,無陽房以招之,故不傷男人。

劉帝知離宅。其四截分而居之,前截有房四座,安灶于西房,已當不利於女人,上房後,咸池方大坑,主其女人生產而亡。果然。

第二截只有東西屋而座,亦于西方安灶,不吉。南崖下又住兩家,其西北太高,西鄰又有高房,主克妻,且有賭錢之人,亦驗。見其東北亦太高,不利於少男,又見其西樓貓頭照入本宅之內,是賊星巳在家中,主出賊盜,後日皆見。

紫陵村任相公坎宅,其妻房太高,果其祖父兄弟克妻數人。其厠在文昌之位,主有目病,且其讀書之人未必善於文也,以文昌受汙耳。

韓丕顯兌宅。開巽門,有西房,南房,東房,犯咸池也。又住南屋,犯五鬼也。故辛巳年,癸巳月其妻產亡,其父年少有癆疾而死,亦是住南房,故其病亦是五鬼之病也。

又一坎宅。南北房俱有,東南方不陷,而其父子兄弟亦俱克妻。則以所居之房,簷下俱有小房安灶,廚房被拿,主中饋者安得不死,且兩灶俱被拿,安得不婆媳俱死乎。

盧生坎宅,巽方有小樓,兌方房子甚多。王公曰:此宅克妻克過否?公曰:未克,能生子,已克,不能生子矣。蓋以孤木受金之克,故主克妻。而其兌方金氣太旺,故少女旺,未克者為少女,已克者則非少女矣,故不能生子也。

出寡婦宅

王亭村苗金章系故離宅,後改為坎宅。于其主房之北造高樓三座,主房仍舊未改,夫主房屬火,坎方樓屬水,克火也。後蓋房高,前舊主房低,陽盛陰也,主寡婦。且西北乃離之絕命方,又是離宅主房之曜煞,其有水來過堂,亦主凶。又於西北開便門,犯搖光,主老翁不得正命而死。又西鄰房子多,又是舊宅之五鬼,新宅之禍害,皆凶。

孟邑薛四宅坎宅,鼓樓在其坤方,形方屬土。

王公曰:主出寡婦五人。夫土五數也。若其宅左右,再有兩家高房招起,則左右兩家各分其一,其宅只出三寡。若三家齊,東一家縮後,則西家又在東宅之坤方矣,其寡婦五人,又皆收入東邊第一家矣。

有一兌宅,王公言其多寡婦。或曰:先生常曰,坤方有高大房子,不拘在旺方,衰方,俱主出寡婦,今此宅坤方全無高大房子,而亦出寡婦,何也?

王公曰:其家兌宅,灶居中房,克死兌金,又與震方相對,泄盡木氣,故多少亡。且其廁在東方,污穢雷神出入之地,又正對中宮,廚灶何可受此汙移乎。灶改西北生方,改廁於巽巳六煞方,即吉矣。其家依言改之,自此以後,丁財兩旺矣。

賭賻宅

有一坎宅,坤方高,巨門方落空。

王公曰:此家無財,止從老寡母過日月耳。

又有一坎宅,其天乙方財星不起,禍害方有房。

王公曰:主賭錢之人不斷。

又一坎宅,四方無鄰,路南巽方有高樓二座,前邊有許多小房,橫射此宅。

王公曰:宅四孤,則主人弱甚,巽方群小襍集,必有強之賭者,強之不從,則必獻美人計以誘之,夫巽方本吉,因主弱,則化而為凶耳。

淫亂宅

西郭村一坎宅。有西房三間,南房三間,皆純陰,坤方水沖射,巽方亦有水沖射。
王公曰:主老姑引眾姑作匪事,如有正房,主房,則不犯此病。土煞,主明淫,與摩背,摩腰,暗淫之不同。其煞前有一小塚,後有一大塚,大塚之後,又有房子,小塚在前,如使人在外看人,房子在後,如女人從房送人出,必塚埃次向外,方是此煞。若向內則吉,各因其方位,以斷其男女之吉凶。又有掀裙煞,翹腿煞,以形像言之也。桃花水,桃花煞以方位言之也。如遇有犯此煞者,但令其急避之,不可明言其犯淫,亦隱惡之意也。故王公亦畧言之。

竊盜斷

兵莊村,高生離宅,東北崖上有房,又在東北開門,以招之,故被盜。王公曰:艮方屬土,有金星以泄其氣,故賊自敗露,而所失之物尋獲,而不失也。如不開門于艮方,金星去宅不遠,則賊星不為害矣,失盜之期,太歲提動方發。

河內劉生坎宅。居住無子,移離宅東屋住,其妾生一子,長夫人盜去,口稱死矣。
王公曰:細看汝宅,此子未死,必是令長夫人三弟,與其婦共盜而藏之也。以其家開賊門,故盜去小兒,賊門是艮門,故曰三弟,門在外,故曰是其婦之三弟,然幸其賊門不在內,故其子不至於死,門何以在外,以其家離宅三所,其兄分東宅,依原舊艮門,生分西宅,另開乾門,將西宅隔斷,而不相通,故舊艮門為外門也。然艮門雖在外,而兄弟一本氣相通,而不斷,仍招艮賊之禍,為延年金以救之,金生於土,以泄艮氣,其情自露。又金克巽木,其長夫亦不放肆矣,後其子果然尋獲。
盧生坎宅,外應禍害方,有房兩座,有兩個貓頭相對,如二賊相商之象,灶房在本宅艮方。

王公曰:主有本宅之四人作線,其外應巽方有數小房,主有人誘之賭。其內巽方房高,其妻必有相勸之言,因而夫妻不和。

一坎宅,有北上房一座,東西房各一座,失盜於已卯年之八月。

王公曰:此宅失盜,蓋以西鄰之上房稍南而高,是賊星也,西磷上房之西,又有高樓,是遼望賊也,已卯年衝動賊星,酉月賊星又旺,故於是年是月失盜。且兌賊乘艮鬼之氣勢,自宅東北而入,又值秋月,天賊得令,是賊帶刀也,主受刀傷之災,不但失財而已。

又一離宅,馬房在寅艮方。

王公曰:此宅馬必被人於青天白日牽去,以其賊星明也。

火災斷

劉太茅震宅,止有東房一座,無中房,兩廂房,街房,外應天鋒方有高樓。
王公曰:幸此宅中房,街房俱無,雖後有東房,不與天鋒正對,得免火災。若後東房稍近前,則與天鋒正對,而有回祿之患,如此宅北再有震宅,則與天鋒正對,必遭火災。太茅曰:昔年果有此患。

王公又曰:汝宅南有空院,日後宜造房於此院,震木離火乃子孫房也,汝子孫居之不妨,切不可開南門,恐熾火泄木之氣,汝為家長,恐生疾病。現今宅內,只可蓋兩廂房,切不可添蓋中房,街房,以於天鋒北廂蓋樓,以生震木而使之旺,以泄西方天鋒之金,則不足為大害矣,亦不可太高欺主。若改坎宅,恐招破軍屍氣之凶,改離宅,懼招六煞敗傷之禍。且泄木氣而不吉,是巳房子則不妨。又此宅南廂房,去主房稍遠,主子孫外游,且南房門向南,不與主房相向,而反相背,又主父子不合也。

趙起樓坎宅,與天鋒正照,於癸未年十月失火。宋澤普坎宅,開天鋒門,其子孫亦於癸未年十月失火。按二條皆亥卯未吊動耳,天鋒之主失火,屢驗之矣。

一坎宅火災論,老宅在西,三層房,開巳丙門,其宅頗長,系嫩木,故有一子。後又新造東宅,四層,兩宅合論,其形方,則嫩木變而為土矣,且其宅向在丁午之間,是坐空而向空也。

王公曰:主二姓同居。其家有妾帶子,後又生二三子,其親生之子反無子,養他人之子以為子。宅向午丁是火,火空則焰,水空則竭,灶在寅方,其火更旺,且開天鋒門,是火門也,同老宅巳丙門,亦化而為天鋒門。斷其寅戌年,宜失火,至辛巳年正月火發也。

按此宅生氣巨門俱起,宜有子而反無子,以其向空也。老宅本巳丙門,以新宅與之相通,則變為天鋒門,安得不遭火災乎。

一兌宅,丙方水來,繞巽而至,直沖其門,則火資木而益旺,於亥卯未年失火。

噎隔斷

劉淵如言:其村有坎宅,數家母有噎隔之病,其故何也?

王公曰:禍害水合離水過堂,或沖射,病噎隔。以火不生禍害土,生不下去,故害此病,若禍害坎水,則主膨脹之病,合離房屋沖射,可推而知之也。

又問:堤北頭村中,小兒多生脾疾,何也?王公曰:禍害為之也。以穢水人腹,安得不生脾疾乎。

樹木斷

府城隍廟前一柏樹。

王公曰:西南第三家人丁大旺,蓋以離之寅甲方有此樹,冬夏常青,主其多生小兒,無夭折之患,如有他方不驗。以寅甲乃本旺之方,木生火,離宅最吉,必應在第三家者,以其樹高而照遠,第三家木數也。

董家主房後有柏樹。王公曰:此樹不可掘,若掘之,則其家漸敗,蓋主房前不可有樹,以神廟前方有柏木也,若在宅後則吉。

修造犯凶煞斷

府城西朱家莊,趙奉山舊居坎宅,又於坎宅之西,蓋房數座,比老宅太高,新宅街房是宅之絕命方,主傷長子,又有坤寡之病。新宅主房是老宅之禍害,主損財,且五鬼方有高房相應,小口少男之禍不免。今其損財傷命皆應,仍斷其長幼子宮俱不利也。

義子斷

孟邑城中馬宅,坎宅三所,前半無廂房,院牆甚高,後半艮方有廚房三間,東一所房與東鄰街房,相錯兩三步,貓頭相對,如二人雀口狀。西宅于西北乾方,蓋書房三間。

王公曰:君有義子,其妻唆長房,四房女人與其姑相詬詈,其長子四子亦縱其妻不服翁姑,蓋以前院有高牆,如逐長房,四房在外故也。巽為長女,其方有閗口煞,故長四房之妻多生口舌,並其男人皆不孝,其煞在街房之巽方,故是其義子之妻調唆之也,以街房故雲義子,以在巽方,故曰是義子之妻,且主受調唆者是長四房也。

公又曰:居家多事,皆君自招之也,君書室在乾方,接西水廟兇氣入宅,主老翁高傲淩人,而亦不服從,汝為家長,非汝自招之乎。

青莊村一坎宅。

公言其主有義子,外有人勾引,不由正道,將父財用盡,歸宗去了。以其房有從星,主招義子,其房破面,主義子不由正道,四鄰房子與從星調動,是勾引之小人也。

神煞起例

年上起月

甲已之年丙作首,乙庚之歲戊為頭,

丙辛卻向庚寅起,丁壬壬寅順行流,

若問戊癸起何處,正月甲寅不須求。

日上起時

甲已還生甲,乙庚丙作處,丙辛生戊子,

丁壬庚子居,戊癸起壬子,時辰定不虛。

起太歲太陽以及各神煞

從本年起,一太歲,二太陽,三喪門,四太陰,五官符,六死符,七歲破,八龍德,九白虎,十福德,十一吊客,十二病符。

戊已煞

甲已在辰巳,乙庚在寅卯,丙辛在戌亥,丁壬在申酉,戊癸在午未。如甲己年,正月起丙寅,順數至戊辰,已巳即戊已煞。

正都

甲丙年坎,乙丁乾,庚壬在巽,戊兌間,已辛南方為正都,惟癸東方是其庵。

遊都

甲壬在兌,乙癸離,丁已震上,丙巽維,戊庚坎兮,辛乾位,欲知遊都此間寄。(以九宮遁,陽逆遁,陰順遁,戊午即是。均以年遁寅字入中宮飛之。)

坐家都傍都

本年太歲即是坐家都,戊己煞即是傍都,順遁戊落何宮。

三煞官符等煞

臨官即天官符,帝旺即獨火打頭火,死為災退。絕胎養為三煞,即太歲三合局所殺之方,庚辛方為天金神。

千斤煞

春巽夏坤秋在乾,三冬只在艮地間。
注:千斤煞即小兒煞,此論四季。

大月建

子午卯酉起艮上,辰戌丑未起中央,寅申巳亥坤宮發,逆數九宮定建方。如子年正月在艮,二月在兌,三月在乾,逆數。

小月建

陽起中宮陰起離,陰陽二氣並順推。如甲年陽也,正月在中,二月在乾。乙年陰也,正月在離,二月在坎,順數而去。

天德

正丁二坤宮,三壬四辛同,五乾六在甲,七癸八艮逢,九丙十居乙,子巽丑庚中。

月德

正五九月丙,二六十月甲,三七十一壬,四八十二庚。

月太陽

月支所合是也,如寅與亥合,正月在壬亥,卯與戌合,二月在乾戌。到對面為照,所會之方為弔,如在亥卯未,為弔也。

紫白

一白二黑三碧四綠五黃六白七赤八白九紫。

子午卯酉兌上起,寅申巳亥巽為奇,辰戌丑未何處取,正月坎宮不須疑。如子年正月一白在兌,二黑在艮,三碧在離,四綠在坎,五黃在坤。二月一白在艮,二黑在離。順數九宮。十月同正月,此月紫白也。

年尊帝

申子乾巽未猶同,酉丑午年震兌宮,寅戌艮坤巳莫疑,亥卯離坎辰更從。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