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阴阳眼

什么是阴阳眼

扬州八怪之一罗聘所绘《鬼趣图》,是中国艺术史上的名作。这其中有部分原因是他能看见鬼。

很多人都提到,罗聘有一双碧眼。

有朋友曾给他的《鬼趣图》题诗说:“弄笔毋烦人所嬉,一双碧眼惯搜奇。凭君鬼伯千千万,莫使神州太守知。”

在志怪小说中,碧眼确实属于有特异功能的标志之一。

比如《子不语》卷十七“碧眼见鬼”条说,河南巡抚胡宝瑔“眼碧色,自幼能见鬼物”。

胡宝瑔曾自述说,人间的街头巷尾,到处都有鬼,只是一般人看不到而已。只有朝廷午门内没有。

鬼最集中的地方是北京菜市口,那里是清代的刑场。

从时间上看,上午鬼不大出来,下午就纷纷出来逛街了。

什么是阴阳眼

《右台仙馆笔记》卷六就记载了一个这样的故事:

清道光年间,河南中牟县有一个村妇,生来两眼就与常人不同,“其瞳子旁有白痕一线围之”,所以从小就能看见鬼。

刚刚学会说话,就告诉家人天上有什么神仙经过。这些神仙的名字家人从未教过她,所以确实令人感到神奇。

长到五六岁,她已经可以给人治病了。

她看病很简单,不用诊脉,也不开处方,只要看看病人,就说吃点什么草、什么水果就行。

偶尔也会需要到药铺买点极其普通的药。

病人每次看病花费极少,只要几十文即可,而且“病人服之,无不瘳者”,在当地被目为神医。

只是她绝不接受诊金,病人只要给她父母送些食物就行,多少不拘。

或许是见鬼太多,她不到十八岁就去世了。

什么是阴阳眼

除了这类有特殊技能的人,不少小孩子也能看到鬼。

《北东园笔录续编》卷五“雷击先插小旗”条说,浙江乡下某人经常用铜银购物,就是用镀银的铜假冒银子。

某年除夕晚,他儿子忽然哭着对母亲说:

有个青面獠牙的人从天上下来,在父亲头上插了一面小旗。

没过几天,这人就被雷电击毙,手上还拿着没用完的假银子。

原来,他不久前用假钱买了邻村的鸡,卖鸡的孩子因此被父亲责打,投河自尽。

雷神在执行天罚之前,会先在罪人头上插旗子,以精确制导。这一举动,只有孩子能看得见。

有些小孩甚至能预见一些自然灾害。

清雍正八年北京西郊发生了6.5级地震,据《夜谭随录》卷三“地震”条记载,在地震前一天,有个西域人带着孩子去茶馆,刚到门口,孩子抱着父亲脖子不肯进。父亲以为他嫌人多,又走到另一家茶馆,孩子还是不肯进。

父亲问:“你平常不是很喜欢到茶馆吃蜜饯吗?今天怎么回事?”

孩子说:“今天很奇怪,茶馆里的人,脖子上都戴着铁链,看着很吓人,所以不敢进去。而且今天街上很多来来往往的人都戴着铁链”。

父亲以为小孩子胡说八道,路上遇到熟人,还当笑话讲给对方听。

熟人走后,孩子对父亲说:“那人还笑话我?他自己脖子上就有一条铁链。”

父亲虽然不明白怎么回事,只是觉得“小儿眼,所见必有因,伺之可也”。

第二天大地震,“人居倾毁无数,凡小儿不入之肆,无不摧折,竟无一人得免”。前一天路遇的熟人也没能幸免。

显然,那孩子看到戴着铁链的人,都是劫数难逃的。

什么是阴阳眼

能看见鬼并不全是坏事,有时候会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据《荆楚岁时记》杜公赡注,江夏人刘次卿能视鬼,街上熙熙攘攘的鬼来鬼往见得多了。

有一次大年初一,看到一个书生在街头闲逛,“众鬼悉避”。

他觉得很奇怪,就问书生是不是用了什么辟邪的法术。

书生说,我不会什么法术,就是出门的时候,师傅用香囊装了一丸药,让我系在手臂上,防止恶气。

刘次卿就向书生借了药,拿着在街市上走。所到之处,众鬼果然纷纷躲开。

这味辟鬼丸从此就流传下来,连药方也未失传:“用武都雄黄、丹散二两,蜡和,令调如弹丸。”

类似的故事在《朝野佥载》卷一也有记载,称为“杀鬼丸”。 

什么是阴阳眼

除了这些天生能视鬼的,不少术士、巫师或道士通过后天学习实践,借助符咒、法器的帮助,也能看见鬼。

据《搜神记》卷二记载,三国时吴景帝孙休病重,有大臣推荐能视鬼的巫师治病。

孙休想测试一下他的能力,就命人杀了一只鹅埋在花园里,然后在墓道里搭了间小屋子,安放床榻,把女人的衣服鞋袜放在床上。

坟墓建好后,命令巫师察看,如果能说出墓中女鬼的样子、衣服的款式,就说明真有本事。结果,这巫师看了一天也没说。

孙休再三追问,巫师才说:“实在是没看到鬼,只有一只鹅立在坟头,所以我也不敢说。我怀疑是女鬼变化成白鹅的样子,想等一等看女鬼现出原形再说。”

很显然,这巫师通过了孙休的测试。

其实,在三国之前,能视鬼的人已经成功地进入公务员序列,为官府甚至皇帝提供咨询服务。

据《还冤记》记载,汉武帝时,权臣田蚡设计陷害政敌窦婴、灌夫,后为冤魂报复,“一身尽痛,若有打击之者。……天子使祝鬼者瞻之,见窦婴、灌夫共手笞蚡,蚡遂死”。

这里提到的“祝鬼者”就是能视鬼的人。在隋唐时期,视鬼人甚至能干涉朝政。

什么是阴阳眼

在外人看来,能看见鬼是很炫的一件事,但对他们本人来说,未必是什么好事。

因为他们看到的并非孤魂野鬼,而是鬼世界的熙熙攘攘。

《阅微草堂笔记》卷十一中,一位是贵人介绍说:“鬼亦恒憧憧扰扰,若有所营,但不知所营何事,亦有喜怒哀乐,但不知其何由。大抵鬼与鬼竞,亦如人与人竞耳。”

面对与人类世界一样纷繁喧闹的鬼魂世界,看见,反而也许是一种困扰。

前面提到的胡宝瑔,为了避免那个世界的鬼找他说情,有时经过祠庙,竟然要用扇子遮着脸,假装没看到对方。

大胆猜测一下,当那些视鬼人同时与两个世界打交道时,会不会生出这样的念头:

世界是我们的,也是他们的,但归根结底是他们的。

对于现代人来说,无法看见的鬼却像王阳明所说的岩中花树一样,“原不在你心外”。

原创文章,作者:妙明,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168.org/77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