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妙明居士博客首页
  2. 风水堪舆

按风水术判断位置的盗墓贼

盗墓贼的五大绝招,其中最后一招,也是绝顶的特技——“听”,即盗墓贼一生练就的综合功能,相当于武林中的阴阳十八爪绝活功。这种功不是一般人可就的,必须如爱因斯坦或爱迪生所言“天才加勤奋”才可达到这种境界。由听而观察世界万千事物的异同,从中对心中所期望的目标做出正确的判断。《清稗类钞·盗贼类》有“焦四以盗墓致富”条,其中说到“广州剧盗”焦四盗墓的方式,可作为这个“听”的精彩操练,其技术之精,诡计之神奇,令人拍案叫绝。文中说:按风水术判断位置的盗墓贼

雷电交加的夜晚

 

广州剧盗焦四,驻防也,常于白云山旁近,以盗墓为业。其徒数十人,有听雨、听风、听雷、观草色、泥痕等术,百不一失。

一日,出北郊,时方卓午,雷电交作,焦嘱众人分投四方以察之,谓虽疾雷电,暴风雨,不得稍却,有所闻见,默记以告。焦乃屹立于岭巅雷雨之中。少顷,雨霁,东方一人归,谓大雷雨时,隐隐觉脚下浮动,似闻地下有声相应者。焦喜曰:“得之矣。”

 

翌晨,焦召集其徒,建篷厂于其地,日夜兴工,力掘之。每深一尺,必细辨其土质。及掘至丈余,陡闻崩裂声,白烟一缕,自穴口喷出,约炊许而尽。焦乃选有胆勇者一人,使手炬,持刀悬长绳以下。

按风水术判断位置的盗墓贼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作者制图)

众人谓若有不虞,当振铃为号,以待救援。约尽五丈余绳,筐顿止。逾时,有铃声,引下穴诸人以上,述所见。或谓穴底有数大殿,或谓中藏十余柩,或谓正中一棺面列铜人,高可数尺。焦悉颔之。

按风水术判断位置的盗墓贼

这是唐代割剧宝鸡一带的秦王夫人墓砖雕端门。唐秦王李茂贞是唐末重臣,卒于公元924年。其陵墓位于宝鸡市北塬飞机场西端的陵原乡陵原。因被盗而发掘,考古发现,墓内分三重,高数尺,恰似琼楼玉宇,与焦四等人所盗古墓相同(作者注)

入夜,焦乃选十余人,令持炬下穴,则见穴有三殿:中殿金棺,列铜人数具,貌狰狞;前为飨殿,鼎彝具备;后殿残破,有柩十数,盖当时殉葬人也。及启棺,则见尸之长髯绕颊,骨肉如石,叩之有声,中实金珠无算。其卧处,铺金箔盈尺,卷叠如席。亟将各物取归,渐货之,遂以致富。按风水术判断位置的盗墓贼

发掘出土的金棺(庆山寺出土)

焦四组织集体盗墓,其徒数十人,各有分工,计划严密细致,步骤有条不紊,可谓是盗墓门道、经验、技术和智识的集大成者,也是少有特例,非达到一定境界不能为之。只有达到了如焦四者炉火纯青的奇妙地步,才能做到百不一失。否则极有可能一无所获,枉费心机,弄不好被官府捉去,或枭首,或扒皮,或凌迟,反误了卿卿性命。

按风水术判断位置的盗墓贼

珍贵的文物换成的金钱套在脖子上,而脖子上的肉球时刻都有被砍掉的可能。

至于上述所言在勘察墓穴地点时,观草色、泥痕之术,则是利用古墓多采用夯筑技术的知识,并不足奇,远没有所谓听雨、听风、听雷等术玄妙。若加以分析,这听雷之术也不是顺口胡诌,当含有一定的科学道理。比如“大雷雨时,隐隐觉脚下浮动,似闻地下有声相应者”,是因为地下空旷遇雷雨而容易受到震动甚至下陷的缘故。

按风水术判断位置的盗墓贼

一些松软之地受到震动而开裂下陷

中国著名的史前考古学家、古生物学家、周口店遗址“北京人”头盖骨的发现者裴文中,在为北京大学考古系学生讲课时,就曾谈到寻找遗址和古墓的方法。

按风水术判断位置的盗墓贼

裴文中在作考古发掘报告

 

裴说:寻找一个遗址,首要的先去找露头,这是地质上之名词,我借来应用。遗址经年既久,埋藏在地下,我们无法知道。这露出之一部即谓露头。露头之成因,不外人工及天然所造成。挖掘土坑房基,可以造成露头,浮浅的遗址,可因耕种田地而露出,但最重要者,却为公路及铁路之开掘之地基,或运河之掘挖或开展……但孤零之一二史前遗址,不能谓露头,更不能谓为遗址。

按风水术判断位置的盗墓贼

在沙中露头的古物

再如,在沙土之中,如有埋藏之坟墓,因其地沙土曾经掘挖,后又填起,故土质自较生而未经掘挖者松散,地内所蓄之水也较原生土质之地为多。因之,雨季则见坟墓之地较湿;至旱季,则易干燥。著者曾闻甘肃之史前遗址,于春季,湿气上升,秋季地内水量充足,每一遗址,均较他处为湿潮,随葬之陶器,虽埋于二三尺深之土中,亦因湿度不同于地面可隐约见其大形。故掘者可按此而得,百无一失。此亦搜寻之一法也。(《史前考古学基础》裴文中遗著,载《史前研究》第1、2期,1983年。)

 

裴文中不是社会上走南闯北飘荡江湖的所谓风水先生,更不是盗墓者的同行,但他能从自身在田野考察的实践中总结出一套科学的视察判断方法,而这些方法与古代文献、野史中的记载,竟有许多相合相似相通之处,可见“实践出真知”这句话还是有道理的,盗墓者在长期的工作实践中练就了一套在外人看来极为神奇的方术,并非虚妄,而是符合事物发展的科学规律的。

按风水术判断位置的盗墓贼

济南洛口黄河铁路大桥

上世纪九十年代,作者按照盗墓贼的经验与裴文中先生的说法,邀集朋友到济南洛口黄河大桥北岸寻找古墓,当我们渡过黄河的时候,天空下了一点小雨,我们按照盗墓贼的方法趴在一个茅棚里细听外面的动静,结果只听得风声没有听到地陷或裂开的声音,算是白折腾一场。后来雨过天晴,只在黄河岸边一个塌陷的坑中找到了几块棺材板子和几根白骨,其他一无所获,令人不爽(作者注)。

 

至于墓穴掘开后烟火突现等等异兆,也并非无稽之谈,在长沙就有多次发现。中山大学教授,著名古器物学家、考古学家商承祚,为了解古物事,曾数次奔波于湖南、湖北博物馆等处,并亲自参加指导过湖北纪南城的发掘等工作,不但与当地考古人员如湖北的谭维四,湖南的侯良、高至喜、傅举有等建立了良好友谊,同时与当地不少改过自新的土夫子也建立了友谊。正是在这样的情形下,对两湖地区的古物和盗墓等事宜多有了解。商氏在他的《长沙古物闻见记》中曾说:近代盗墓团伙盗掘楚墓的行动方式,往往是“深得墓穴后于夜间篝笼盗发”,“每于深宵,穴孔而入,及见棺木,即加斧斤,折木穿窦,更翻入内摩寻,古物尽而后已。楚墓田地面至廊,深斜下入,达三四丈,必仅七八小时完成盗掘,否则为他组所知,源源加入,赃润减少,此不能不速成之一因也。”

按风水术判断位置的盗墓贼

藏在深山中的曾国藩老师孔太史墓石兽

按风水术判断位置的盗墓贼

最近在广州白云山发现的曾国藩老师孔太史墓遗迹

湖南长沙近世盗墓者曾多次遇到所谓“伏火”,或称之为“火坑墓”,或称之为“火洞子”。发掘时,或有棺木“为火冲破”者,或有“火从隙内喷出”者,有人以为这是“磷火”做祟。商承祚考察后认为磷火不能燃物,白日不可见,“殆椁内无空气,一旦与外界相接触,起化学作用而起火耳。”对此,他在《跋柯克思〈中国长沙古物指南〉》一文中,就这一悬而未决的疑案做了较为详细的论述:“楚墓椁墓完好未入空气者,如遇明火,其泻出之气即行燃烧,《闻见记》曾载其详,读者多有怀疑,柯君亦记及此事,皆为土夫子真实之言。余再度赴长沙时,即闻二十八年二月南门外阿弥岭木椁墓喷火伤人事,乃展转由土夫子之介,得识苏三,即被墓火烧伤之人。苏三为人粗莽愚鲁,盗墓经验不丰,先锋工作,狡者每使令之。斯墓掘二夕(盗墓皆以夜)始见迹象,群工兴奋,子夜而抵其椁,苏三口衔纸烟,力掀盖板,轰然一声,其气与烟火相触而燃,苏三趋避不及,单衣被火,面目黧黑,号啕悲呼,仆地不起,面部胸前几无完肤,群工惊骇,急送湘雅医学院治疗,月余始愈,创痕斑斑可见,则墓火之说,信而有征。”(商承祚《长沙古物闻见记·续记》,中华书局1996年出版。)

按风水术判断位置的盗墓贼

马王堆汉墓发掘情形,此墓曾发生喷火现象

按商承祚的说法,近代长沙盗墓者之成熟技术的形成,未必世代传承,而主要因自身实践经验之积累,“因日久之经验,辨土色与山地即知其下之所有”。处理“火洞”的经验也是如此。如“木冢,土人分为两种,曰水洞、火洞。”“火洞则入葬及今仍保持原状,启之有火,殉物取出仅微润;然此种墓千百难值其一也。遇火洞,不能见明火,否则一引即燃烧,启时见青气外泄有声、发火,即此气。曩日土人或被烧伤,日久始得此经验。”

墓中积水可形成沼气,从而出现冒烟喷火现象

商氏所说当有一定的道理,1972年长沙马王堆一号汉墓发现时,亦出现冒烟喷火现象,据发掘人员记述:“出火的过程大致是,当某医院工程进行到露出木椁顶上的白膏泥层的时候,施工人员用铁杆向下穿了几个孔,孔里就喷出一股凉气,一接触火种即燃烧,火焰的颜色类似酒精灯,明火无烟。用水冲进出火孔,出现水花喷溅的现象……出火的原因,可能由于墓室里埋藏的有机物分解,形成一种可燃气体——沼气所引起的。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