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妙明居士博客首页
  2. 风水堪舆

阳宅风水:灵验入门断

凡至人家,先看其屋宇大小,气色盛衰,家道之兴旺,人丁之否泰,一动一静,务要细加详察,自然决断如见,亦在临时应变,不可执一而论。

阳宅风水:灵验入门断

凡至人家,闻机声,及书声,乃兴隆之象。闻喧闹,及鸡鸣,犬吠,槛动,及不吉之象,主有讼事牵连及灾悔破财等咎,即断其一年或半年,总觐其气色,便知远近,参断必应矣。

凡断新屋装旧门,旧屋装新门,皆主惊忧口角啾唧之类。

凡至人家,如屋宇低,天井小狭,主艰子嗣,多生女,并人灾财薄。如见蛛网生屋角,主家有缧絏之人,及田上诘讼之事也。

凡厅堂高大,堂屋低小,鹊噪争鸣檐畔,主出寡居及家财有更,事业颠凡至人家,有冷气黑气冲人者,主孤寡败家,有疾病之人。有黄气紫气旺相者,主得横财及发贵。门前井旁有桑树主出寡。屋斜屋边有独树,主鳏居,刑长子。如入人室见犬打雄,主出好淫不法之人,及醉子疾颠之辈。如见红衣人,主有祝融之惊。初入门撞见必应,后见不准。

屋旁构小阁,主过房并接脚。凡有正屋,几进中开,构一横楼,大凶,主有寡妇二三人,一纪十六年间见遭疾、火烛、贫贱、孤独、伶仃之咎。

正屋拆去,止留厢房偏室,作有事荒耕,家无主张,谋为少遂。

凡堂柱冲厅,皆主路死,家财退败。

门前有大碓,主胎落,更兼目疾,年年有火煞加临,更惹灾祸,与碓并者,应也,偏者少准。

偶至一家,断其零正,有产惊之恙,母在子亡之故,其家人惊,并断其东南方讼事相争。

昔有一士亦精此法,至一家,断其去年有小儿落水亡者,询之,果然,盖因他家门首中心有一人池塘故也。

又断一家必出忤逆之子,弟兄不睦,姑嫂相争,问之,果有,盖因他家墙门前种一孤树,生双枝冲天,树根透露,以此决之。

墙门有大树空心,主妇人生劳疾,叫皇天万般,服药无效,除去此树,其病自愈。当门甚准,偏着次之。‍

初入门,忽听金鼓之声,声中隐藏杀伐之象,必主家中手足不和,日常吵闹,丁口啾唧。

初入门,闻管弦之声,如伏凄凉之状,为乐极生悲,将来必见哭泣,耗财离别之应。‍

初进门时,似乎寒气侵人,及观室中空大,四顾萧然,天井狭小,其室必有鬼怪,夜间常有响动,更兼财来财去,不能积聚。

初入门时,旺气腾腾,人声嘈杂,其声中暗伏欢悦之象,主人强、财旺、进益绵延。‍

如见鸡斗犬吠,将来必有欢喜,破财添丁,进人之象。

初进人家,如屋舍紧密,高大居中,明亮太阳照耀,光彩夺目,且闻书声朗朗,及见清贵之物,主发贵,必有科甲之人。

初入人室,如主人相迎,必先观其面上气色,宅中景况,门前物类,然後细细参断,百无一失,务在神而明之,易于通晓。‍

如入人家,有枯木入墙,固主手足伤残,有瘟疫,少亡之应。活树入墙,主官灾诘讼疾病骏杂之患。

初至人家,偶见喜鹊噪檐前,或墙上,主有人在外求名利,应有远信至也。如有鸦叫,隐有哀鸣之象,主家有忧愁久病之人,且防是非之缠。

墙门前有庙、树当面,断其家中曾有回禄,瘟疫之患。竹树倒垂水边,主有落水之人。‍

人家正厅面前如有井,主妇人淫乱,经云,穿井对门前,虽富与人眠。‍

厅内房前有井,主少亡。後堂穿井,主淫乱。屋大人少,灾悔不小。蝴蝶上梁,孝服相侵之象。

初至人家门首,忽见乘马人过者,断其家必有习武之人,再将来去之方审之,灵验。‍

人家屋後植松竹,主财人两旺。秀茂当道,如残落焦黄,主富尽穷来。

门前植树,祯祥之兆,主出清贵德行之人。再观树色,衰茂根本,大小细加详断,自必有奇验也。‍

初到人家,见门前有破屋或厕室,主其家长辈,有悔常生啾唧。

偶断一家,必有少年枉死之人,询之,果然,盖因他家门首有二井故耳。‍

一日偶至乡间,见一大树,下有一人家,其屋甚小,即断曰,若住此屋,将来忌养六畜,非但无利,且有损折,数年必然损过一牛,询之,果验。

偶至一家,断其家有目疾眼花之人,且有连年官事之相缠,财物积聚之不能,其家惊服,问其故,师曰,前门对佛塔,以致如此,宜迁居可免。

如至人家,见有雌鸡上门槛,即断其阴旺阳衰,女人当权,且有二婚之妇。‍

偶至一家,及抵岸断曰,君家必出痴颠之人,其家惊服,试问其故,师曰,尊府门前有十字水故耳。适有一大族延师至家,及至门前,举目内外一看,师曰,此乃大贵之宅,必出公侯之位,试问其故,师曰,尊府门前路分五曲,故有此贵,横直皆同。正门之前构船,主官事退财,造後二十馀年见之。

初至人家,有灰尘落面,主家内有怪,或有蛇精之应。水泥落面,此主出赌博之人,卖尽田园之子。‍

初进门,闻哀泣之声,有灾厄刑耗之事,及口舌损财。

初进门,见鸡啼,此主家有客人,并得横财,欢悦之事。如见鸡上檐者,主有旧事复萌,火烛,口角之事,耗财之患。

见屋脊中正屋,此主少亡,讼败逃逸之事。

凡人家,卧房之内,不宜堆石,房中涨塞,主难产育。门上遥根太长,亦有殃。‍

偶至一家,即断其疮癣缠绵之灾,其家大服,问师何故,师曰,梁上燕窝,并门柱破烂,粪窖当门之故,至乱石天井中,亦准此断。

又至一家,断其家中人有犯心痛之病,其家果有之,亟问其故,师曰,大石当门之故耳,去之,即愈,空心大树亦有此疾。

初至人家,门首宜定神细看,形势动静,一目了然,吉凶之机洞悉。

昔有一师,亦明此法,偶过一家,见其门首,东有一井,西有一荡,即断曰,尊府曾出哑子否,对曰,未有,师又曰,癫狂之人必有,询之,果然。

大凡人家门首,宜植槐树,屋後种松竹吉泰,定许人财旺相,进益源源,前有青龙路来入门吉,右不利,前如有七字路大利,主每岁添财,丁安泰,事业兴隆,诸凡平稳。‍

阳宅风水望门断

门高胜于厅,后代绝人丁。门高胜于壁,其家多哭泣。

门边土壁要一般,左大换妻要遭官,右边或大胜左边,孤苦儿孙常叫天。

门前壁破衔砖缺,家中长不悦。枉死小口药无医,急修莫迟疑。

门板多破穿,怪异为祸端,定主破财产,修补免贫寒。

一家若作两门出,鳏寡多冤屈,不论家中正人,大小自相凌。

门柱不端正,斜欹多招病,家频祸又生,人士命忽空。

门柱补接主凶灾,仔细巧安排,上头自患中痨吐,下补脚疾苦。

门中户主窟廊多,灾祸事交化,家招刺配招非祸,瘟黄定不错。

门板莫令多柄节,生疮疗不歇,三三两两或成行,徙配出军郎。

人家天井置栏杆,心痛药医难更招。眼障暗昏蒙,雕花极悬凶。

门扇或斜欹,夫婿不相宜,家财常耗散,更防人谋欺门上。

莫作仰供装,此物不为祥,两边相指或无言,诉讼口交争。

两家不可门相对,必主一家退。开门不可两相冲,定主一家凶。

一家不可开二门,父子没义恩,必招进舍嗔门客,时师须会职。

厅屋两头有屋横,飞祸起纷纷,便曰名为抬丧山,人口不平安。

当厅当作穿心梁,其家定不祥,便言名曰停丧山,哭泣不曾断。

门外竖栏杆,名曰纸钱山,家必多丧祸,栖惶贵可怜。

人家相对仓门开,断定有凶灾,疯疾时时不可医,世上少人知。

有路行来似铁叉,父南子北不宁家。更言一拙诚堪拙,契卖田园难免他。

故身一路横哀哉,屈屈来朝人蛙蛇。

屋前行路渐渐大,人口当安泰,更有朝水向前来,日日进钱财。

路如牛屋不相如,头尾翻舒反背多,父子相离真未免,妇人要嫁待如何。

方来不满破分田,十相人中有不全,成败又多徒费力,生离出去凯来还。

四方平正名金门,官足田园粮万顷。离墙回环无破陷,年年进益添人口。

一重城抱一江缠,若有重城积钱财,虽是荣华无祸患,句宜抱子度晚年。‍

门三路曲,便知其家财多寡。道路迢迢似曲蛇户逸财莲谷入其家。尸号扇捕接主凶炎,事歹不和揩;上愉眼疾中捕肚下捕脚疾苦。尸弓若斜倚,夫蹄不相宜;尸日鼠左大主揖妻;右大捐夫不相疑。尸日樱高遏瘾必主揖人丁‘尸日樱高遇壁其家多哭泣。尸,外有栩杆,心氯菜释,。天默煞、尸,,白颐人哭少年人。左射二年人意碑死;右射隐年女便亡。正值魅阴小口艳,家财败散不氰。

磷家时前屋家萝渐人退屋做人夜常。屋脊射赏阴,主出馨哑人。屋拆一漫留一漫,黄苦不须言。尸号前若兑探颐山,太威加陈盗贼扳。屋俊有含屋,若能官非消接谷。人家屋俊塘又塘,寡婿守空房。人家若作丁字屋,位艳人丁财不足。屋俊有小屋,三年一度停爽哭。未曾做屋光打墙,不成作楼房。未曾做屋先打阴,断定其屋做不成。莫接披下屋,捐艳人丁财不足。三喝不照暗金多,颠邪鬼唱歌。

阳宅入门断

人家吉凶何堪见,只向云中判。

入门辩察见闻时,于此察兴衰。

若还宅气入春意,家室生和气。

若然奚落似秋时,从此渐消微。

鸡猪猎犬移熏腥,贫病自相侵。

男状女饰风盈整,此去门风盛。

家人垢面与蓬头,定见有悲愁。

如见门前墙壁缺,家道渐消歇。

三阳不照照三阴,其家多怪病。

茶漕水势向门流,财帛永难求。

忽然屋上生奇草,益明人家好。

门户幽爽绝尘埃,必定出高才。

偶悬破履当门户,定有奴欺主。

长长破碎左进门,断不利家君。

遮门临近桃花艳,内有风情染。

屋前屋后有高桐,离别主人翁。

进连倘种高梨树,长有离乡土。

檐前断瓦当门坠,断他命倾危。

若施破碗厕坑中,从此见贫穷。

公然鼠向日中来,不日耗资财。

母鸡司晨鸣咿喔,阴盛家消索。

中堂犬吠立而啼,人丁有突厄。

清晨鹊噪连声继,远行人将至。

雀群争逐当门盛,口舌纷纷定。

偶然鹏鸟斗相门,人口有灾侵。

他家树荫过家来,多得横来财。

阶前石砌有残折,成事多夭折。

入门茶果应声来,中馈主家财。

夜当宿火不存时,内散与财离。

前有芭蕉后有店,寡妇哭涟涟

望见门前一双石,牛马有灾厄。

两边树儿来相射,口舌是非至。

天井阶檐及厅堂,青苔主少亡。

屋上若然生白花,损丁实堪差。

进门若见狗打雄,江湖花柳中。

母鸡飞房上门槛,阴盛女当权。

若见蝴蝶梁上住,孝服来相顾。

正屋拆去留厢房,家人无主张。

枯木活树入墙根,官非疾病生。

松竹秀茂人旺财,枯落不久长。

灰尘泥水脸上来,赌徒败家财。

梁上燕窝门柱烂,疮疖病缠绵。

东边有井西边塘,哑子并颠狂。

前大后小人渐贫,久住哭淋淋。

前后屋脊冲正厅,少亡官讼兴。

大门顶上建楼阁,压运多曲折。

白虎开口兑宫门,口舌常相侵。

屋后小屋主停丧,家道不相当。

门前井边有桑树,孤寡屋内住。

左高家室生和气,右高有恶妻。

住屋中高两头低,孙儿哭泣泣。

若然中低两头高,是非常侵扰。

卧室之中安神台,不吉反为灾。

水路当门口舌侵,人口受艰辛。

破屋当门直射冲,人损血财空。

门前左边有池塘,代代换妻房。

两边池塘中心路,自缢寻短路。

门前一塘似斗圆,世代积闲钱。

池塘若是有三角,男女多隔角。

三口池塘品字样,富贵人丁旺。

三树四树大门边,富贵有声名。

树上后枝尽指门,横事又相侵。

千门万户难详尽,理在吾心地。

对门有独树,寡母堂上住。

大树当门口,疾病常年有。

寺庙正当门,淫乱是非临。

两家门相对,必有一家退。

门前石缕续,祸事常年哭。

厅中若有窟,冷退损六畜。

大门对树林,眼目不光明。

篱墙多破碎,家计年年退。

死树正对门,人口常受贫。

门前一土墩,家人害眼病。

蛛网生屋角,连累受官寞。

当门若有井,丑事十里闻。

屋成丁字形,仵逆乱人伦。

内门对外门,财破口舌兴。

空心树对门,家人害心病。‍

门前十四忌

1.凡立门柱,皆宜到地,不可架空为之,则吉。

2.门扇高于墙壁,多主哭泣。

3.门口有水坑,家破伶仃。

4.大树当门,主招天瘟。

5.墙头直冲门,当被人论。

6.交叉路夹门,人口不存。

7.众路相冲,家无老翁。

8.门被水射,家散人哑。

9.神庙对门,常病时瘟。

10.水路冲门,悖逆子孙。

11.粪屋对门,瘫痪长浸。

12.桥口向门,家退遭瘟。

13.门前直屋,家无余谷。

14.门下水出(或挖井水),财源不聚

门前有直路,代代损家主。 门前有破屋,名唤作牢狱。 门前有小屋,常要损六畜。

门前有大树,六畜损无数。 门前一叶竹,妇女尽啼哭。 门前有大树,家门出寡妇。

门前两株树,自吊女人死。 门前藤绕树,自缢无人顾。 门前有桥屋,父子不和睦。

门前岸如湾,富贵足容颜。 门前有湾水,富贵应难比。 门前路如勾,代代被人偷。

门前水路冲,子孙悖逆不善终。 门前墓相对,夫妻不睦叫相背。

门前有圆池,唤作当胸槌。屋边水环绕,仓箱应不少。周围四相抱,富贵多珠宝。‍‍

相宅经注

经云:明堂润,子孙尽豁达;明堂宽,代代作高官。

青龙上有溪,名讳在皇都。青龙若平冈,富贵足千箱。

注:

屋宅人宅,欲左有流水,谓之青龙;右有长道,谓之白虎;前有污池,谓之朱雀,后有邱陵,谓之玄武,为最贵地。‍

经曰:门高胜于厅,后代绝人丁;门高过于壁,其家多哭泣。

门,是房屋的出口,非常重要;如门以人体为譬喻,门等于房屋的咽喉,故甚被重视。门太小,出入不便,门过于高大,在宅相学来说,也非吉相。所以门的大小,要适中,并顾虑到出入方便,不可为了摆门面,而把门做成特大,否则对家庭运、子女运,都是不好的。‍

经曰:门柱不端正,斜欹多招病,家退祸频生,人亡空怨命。

门柱要竖立端正,此不仅有关住宅的安全,而且对于住者的健康、寿命、家庭运,都有关系。门柱如果竖立不端正、倾斜、偏欹,表示这个家开始衰退,住在里面的人也多招疾病,甚至死亡,可能还有其它灾祸发生,所以要赶快弄端正。‍

经曰:门扇或斜欹,夫妇不相宜,家财常耗散,更防人谋欺。

门扇要装得端正,不可歪斜、倾欹,如果门扇装得歪歪斜斜,不但有碍观瞻,对其家的财运、爱情、事业,都有不吉利的影响。‍

经曰:门柱补接主凶灾,仔细巧安排,上头目患中劳吐,下补脚疾苦。

门柱不可接补,这不但关系到住宅的安全,对住者的健康关系也很大。照相宅经的说法,门柱如果是接补,表示有凶灾,门柱接补如果在上头,住的人多招眼目之疾;如果是中间,多主身体的疾病;如果在下脚,多主脚部的疾病。‍

经曰:门边土壁要一般,左大换妻更遭官;右边或大胜左边,孤寡儿孙常叫天。

门两旁的墙壁要一样高,不可一边高一边低。如果左边高大,右边低小,对妻子不利,而且有官讼是非。如果右边高大,左边低小,则对夫妇、子孙都不吉利。

其实一边高一边低的墙壁,在观瞻上也是不雅观,给人有不平衡的印象。‍

经曰:门前壁破街砖缺,家中招病长不悦,小口枉死药无医,急要修整莫再迟。

门边的墙壁破了,要赶紧修补,门上的砖瓦缺了,要赶快填加,这不但有关门的美观,而且会影响到家里人的健康和情绪,小儿枉死,医药无效。‍

经曰:门户中间有窟窿,灾祸事纠葛,家招论讼是非多,瘟疾定不瘥。

门中间如果有了大洞,要赶紧修补或换新,否则对家相风水很不好,灾祸、是非、官司、疾病、会接踵而来,使你穷于应付。‍

经曰:门板多穿破,怪异为凶祸,家主退财产,修补免贫寒。

门板上如果破了很多洞,一定要修补或换新,否则会招鬼怪,及财产会从那破洞漏了出去,成为贫穷的家。‍

经曰:二家不可门相对,必主一家退,开门不得两相冲,必有一家凶。

两家相对面,开门时要注意,不可正对相冲,否则,两家中必有一家遭到衰退,或遭凶祸的命运。‍

经曰:一家不可开二门,父子没慈恩,必招进舍嗔门客,时师须会识。

一家不可开两个一样大的大门,这样对该家会有不吉的影响。客人来了会觉得奇怪,住在家里的人也不安。这里指的是大门,如果开一个大门,一个小的边门,自然无妨。‍

经曰:一家若作两门出,鱌寡必多屈,不论家中正主人,大小自相凌。

大门的进出,应该只有一个,如果一家开两个大门,做两边的进出,将来这个家,会成为四分五裂的家庭。‍

经曰:当厅若作穿心梁,其家定不祥,便言名曰停丧山,哭泣不曾闲。

厅堂上的梁,如果由房屋中间穿心而过,主有一定不吉祥,恐怕时常会死人。‍

经曰:门外置栏干,名曰纸钱山,家必多丧祸,恓惶实可怜。

门外围起栏干,这对宅相风水很不好,这个家会常有丧祸发生。围栏干,对其家安全未必有保障,观瞻上就不雅观,风水的败坏就更不用说了。‍

经曰:人家相对仓门开,定断有凶灾,风疾时时不可医,世上少人知。

住宅的门,不可对着仓库的门,如果住宅门正对着仓库的门,这家将会有凶灾发生,不然会中风,而且很严重,这是一般人都不知而忽略的。‍

经曰:木仓背后作房间,名为疾病出,连年因卧不离床,痨病最恓惶。

卧房不可设在仓库后面,卧房若设在仓库后面,住的人会连年生病,非常不好。其实,就环境学来说,仓库后面设卧房,空气不好,对身体健康也一定有影响,所以这个说法,也颇合乎科学。‍

经曰:有路行来似铁叉,父南子北不宁家,更言一拙诚堪拙, 典卖田园难免他。

门前的路,如果像铁叉那样对冲着门,对这个家很不好,会造成父子不和,家庭不安,典卖祖产的后果。‍

经曰:路如丁字损人丁,前低荡去不堪行,或然平生犹轻可,也主离乡亦主贫。

门前的路,如果像(丁)字那样,对其家壮丁的健康有不好的影响,对主人不是外远走,就是贫穷过日子。

经曰:路成丁字害难逃,有口何能下一挑,死别生离真似苦,门前有此非吉兆。

门前(丁)字路对冲着门,灾害一定难免,严重的有生离死别之苦,门前的路成(丁)字形,实在不是好兆头。‍

经曰:十字路来才分谷,儿孙手艺最为能,虽然温饱多成败,只因嗜好贾已虚。

门前路正好碰到十字路,住着的子孙大都多才多艺,生活上虽然温饱没有问题,但做起事来少成多败,如果做生意则常因嗜好而亏空。‍

经曰:门前行路渐渐小,口食随时了,或然直去又低垂,退落不知时。

门前的路,如果越去越小,表示其家将会坐吃山空,前途没有什么希望,衰败不知何时即将到来。‍

经曰:屋前行路渐渐大,人口常安泰,更有朝水向前来,日日进钱财。

门前的路,如果越去越大,表示前途远大,其家未来有大展鸿图的吉象,如果再配合水路有情,朝向其家而来,那是财源滚滚而来的大吉家相。‍

经曰:四方平正名金斗,富足田园粮万亩,篱墙回环无破陷,年年进益添人口。

建地如果四方平正,这是金斗吉地,是发财的好地理。如果加上房子围墙完整美好,保证年年财源滚滚,喜庆连连。‍

经曰:南方若远有尖石,代代火烧宅,大高火起火成山,烧尽不为难。

住屋的南面远处如果有尖石,表示这里是火难家相。那块尖石如果又高又大,那么失起火来,一发不可收拾,一定会烧个清光。‍

经曰:右面西方高,家里产英豪,浑身斧凿成,其山出贵人。

住屋的右面西方高起,表示其家会出英雄人物。如果高起来的地浑然成山,那么一定出贵人。‍

经曰:石如虾蟆草如根,怪异入厅堂,驼腰背曲家中有,生子形容丑。

如果住家周围堆满了像虾蟆的石头,像树根的蔓草,表示这家会有怪异的事发生,而且住在里面的人,都是一些弯腰驼背,面貌丑陋的人。‍

经曰:门高迭迭似灵山,但合僧堂道院看,一直到门无曲折,其家终洽也孤单。

如果住家有好几重门,每一重门都是一样高,而且从外到里没有曲折,这样的建筑只适合僧堂道院,不适于人家居住,因为住在里面的人,即使很和洽,也会变成孤单的。‍

联系我们

133-5662-519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