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扪心自问:到底有没有一种百分之百准确的命学理论?

只用一种理论或者某一个方面,去解释丰富多变的人生,很难行的通的。

 

研究「子平法」的人士,从最初自排四柱、大运、取格局,论强弱之后。通常就会不知不觉之中堕入一个漩淌之中。这一个漩涡大约可以分为二方面。

 

一者是「事」,即足以「准」与「不准」来取捨法则。认为一种理论或者是一种法则。不论其结构是如何之得体合宜,如果用到八字上不太准,也是没有什么价值。这一种观点是很普遍的。基于大凡一个人对命理会发生兴趣,其先天条件之一,即是想知道自己的未来命运是如何?少有只为命理之理论本身而研究之。以「准」的法则即是对,不准的法则就是错。

 

然而「命理」之准确性答案,实际上并不是百分之一百。不论是使用那一种禄命法都是有其准确之时,也有其不准确之处,因此就造成一种不知所措之惶惑。久后就产出二种偏绛变态之心理。

 

1:确知没有一个人能百分之一百断准一个八字,而相信一定是另有秘本,不属于公开书本上的另外一种诀窍。而造成到处求秘本,抑或是自居于有秘本之姿态。其实,并无秘本之一事存在。即或有之,也只能称之为孤本或抄本。其真正之价值,亦非是万灵丹,无非是没有单行本发售而已。若论其版本是属于稀有,若论其推算吉凶祸福之实际答案也只是平常。

 

譬如:吾人以明代之稀有「禄命书」而言之,譬如:「兰台妙选」是明代有名之禄命典籍,从未有单行本,只刊载于「古今图书集成」之中。作者巳将此书在民国六十九年註释出版,若以研究「明、清两代论命之异同」,其价值就远超过「渊海子平」,若用之来实证八字之吉凶,也在半斤八两之间。

 

2:若只基于「准」与「不准」之心理来衡量,则任何一本命书皆可以视之为圣典,任何一本命书皆可视之为胡扯。因为人忽略了一件事,即事实上根本没有百分之一百准确之命理存在。强以「准」舆「不准」来作取捨,就会有无谓攻许之事理发生。

 

禄命法之典藉,自古以水就有种种理论以外之枝节所干拗,清初有一位一先哲说得很为透彻:「坊中之书,不下数百种。而註更为唱和,或经法正,而註反为穿凿。或经註咸真而添改妄出。或作怪名,或冒先哲:尽失旨矣!。

 

按:「子平法」并不是徐子平氏,生前之敍述,而实在是经过长期之变演,其中历时四五百年以上,不知有多少无名作家,逐年,逐月,东修西改,增之删之,而成今日之少数仅存的「渊海了平、三命通会、栏江网」等等之子平代表作。

 

后人,再在这些代表作之中,增列八字以附证。诸如徐乐吾氏之「造化元钥」,即是以「余春台」氏之「穷通宝鑑」,插入了民国初年之名人八宇。

 

将这些为人所知晓之名人,配以八字五行喜忌。描写得栩栩如生。后人又再以徐氏之模式,使用到任何一个人的八字上,而希冀能也有相同之效验。差矣!

 

此乃不过是徐乐吾氏之禄命幻想曲,如同编元曲一样,可以随心所欲有始无终地编造下去,同样的一个八字可以完全相反的解释。

 

譬如:徐乐吾取「段祺瑞」之八字为例,以「乙丑、己卯、乙亥、壬午」以财印皆得禄为贵,五福骈筑,寿近八旬。復又以某一苦僧之命造与「段祺瑞」相同,亦为「乙丑、己卯、乙亥、壬午」。徐氏则认为上下无情,无从引化,冻饿而死。

 

这一种论式,类似说书,简直可以随心所欲,有始无终的编造下去。以此当作这就是子平法,或者这就是「滴天髓、穷通宝鉴」之真正含义。读过这些註释就算是研究过子平?差矣,此仅能称之为「猜疑附会」而已。

 

今日之论命者,循以「用神」这两个字而为先决之条件。至于「用神」之选法?又是每人都有一种说词,相互攻击,品头论足,无有休日。

 

大凡谈「用神」者,离不开这几本书籍。即是「渊海子平、拦江网、滴天髓、三命通会、神峯通考」。而这几本书中,有关于「用」之词,各家定义不同。因为这几部书,不是同一个人所写,自然其观点也就不会一致。在这些著作之中,其理论可以各别使用,而不能百分之一百合拼使用,有在偶尔之时叫以兼顾。

 

故此.研究「用神」之说,切不可以一个含糊之「中和」概念,来解释以上各种个同之典籍。如此,就变成玄学,徒属空谈,了无意义。

 

因此,吾人首先要依据,打开这几部最为流通之典籍,细心先要对何谓「用神?以及何谓「神」要有个定义,如此方能以客观之研究态度来研究「用神」。切忌以「准」与「不准」之狭义观点而研究之。因为命理理论基本上就不是百分百准确的,这一点必须要承认。

 

赞(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