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妙明居士博客首页
  2. 玄学资料

【历代风水师都在】各派【阴阳宅典籍】真假点评,含《黄帝宅经》

《黄帝宅经》——综论阳宅阴宅的经典

从现有资料看,许多人撰写过宅经,如黄帝《宅经》、文王《宅经》、孔子《宅经》、刘根《宅经》、玄女《宅经》、司马天师《宅经》、淮南子《宅经》、王微《宅经》、司最《宅经》、刘晋平《宅经》、张子毫《宅经》、李淳风《宅经》、吕才《宅经》,此外还有分别以地典、三元、八卦、五兆、玄悟、六十四卦、右盘龙、飞阴乱伏、刁昙称呼的《宅经》,这些宅经都已失传了。

这里要介绍的一部《宅经》,旧题《黄帝宅经》。此书有多种版本,如《道藏·洞真部众术类》、《小十三经》、《夷门广牍·杂占》、《津逮秘书》第四集、《崇文书局汇刻书》、《道藏举要》第九类、《四库全书:子部术数类》、《学津讨原》第九集、《居家必备·趋避》、《说郛》都载有此书,说明它是一部相地术要籍,=部流传很广的文献。

此书的作者向来缺考。有人认为是黄帝,殊不知黄帝时代文字还没有完全创造出来,怎么会有书籍。历来有许多托名黄帝的书籍,如《黄帝内经素问》,就是为了“高远其所由来”,借黄帝的大名,来抬高其书的地位。其实,此书的内容中已露出了破绽,列出了李淳风、吕才等人的宅经,这就不打自招地道出了它是唐代或以后的作品。《旧唐书:经籍志》有《五姓宅经》二卷,《宋史·艺文志》有《相宅经》卷、《宅体经》一卷,或许就是此书。

此书开篇就大讲宅的重要性:“夫宅者,乃是阴阳之枢纽,人伦之轨模。非夫博物明贤,未能悟斯道也..凡人所居,无不在宅,虽只大小不等,阴阳有殊,纵然客居一室之中,亦有善恶,大者大说,小者小论,犯者有灾,镇而祸止,犹药病之效也。故宅者人之本,人以宅为家,居若安,即家代昌吉,若不安,即门族衰微,坟墓、川冈并同。此说上之军国,次及州郡县邑,下之村坊署栅,乃至山居,但人所处,皆其例焉。”

怎样才能选择一个主吉之宅呢?此书认为,天下的宅书很多,这些书都自言秘妙,互推长短,其实是大同小异。人们相信风水,研习“五姓八宅”、“黄道白方”,殊不知忘却了阴阳之理。

“阴者,生化物情之母也。阳者,生化物情之父也。作天地之祖,为孕育之尊,顺则亨,逆则否”,因此,本书“阴阳”为纲,“采诸秘验,分为二十四路、八卦、九宫、配男女之位,宅阴阳之界,考寻休咎”。

此书以天干地支加上八卦中的乾艮坤巽相协调,组成二十四路,分别形成阳宅图和阴宅图。图上以八卦之位向乾坎艮震及辰为阳,巽离坤兑及戌为阴。阳以亥为首,已为尾。阴以己为首,亥为尾。所有方位都涉及吉凶,或是大福,或是大凶,顺之者昌,逆之者亡。据说,清朝的陵墓都曾根据二十四山向,用罗盘测出一块吉祥之地,称为点穴,点了穴才破土动工。

此书强调综合考察阳宅,相宅应当“以形势为身体,以泉水为血脉,以土地为皮肉,以草木为毛发,以舍屋为衣服,以门户为冠带,若得如斯,是事严雅,乃为上吉”。

敦煌石窟中有一部《宅经》,内容与《丛书集成》申的《黄帝宅经》相同,仅有少数字句不同。如果我们用两个版本互校,将来就可以整理出一个好版本。

《葬经》

——托名于青乌子的阴宅书

《葬经》,旧题青乌子撰,兀钦仄注。

风水术的别称之一是青乌,北周庾信在《庾子山集》云:“青乌甲乙之占,白马星辰之变。”就是以青乌代称风水术。

青乌子是什么人?非人非神,仙也。《抱朴子·极言》云:“又彭祖之弟子,青衣乌公、黑穴公、秀眉公..七八人皆历数百岁,在殷而各仙去”。《真诰甄命授》云:“昔青乌公者,身受明师之教,审仙命之理,至于入华阴山中学道,积四百七十一岁;十二试之,有三不过。后服沟而升太极,太极道君以为试三不过,但仙人而已,不得为真人,况欲意哉?”

青乌子之名,最先出自哪本书?《四库全书总目》说:“考青乌子名见《晋书·郭璞传》”。但是,唐修《晋书·郭璞》传并没有青乌子之名。历史上原有十’`家《晋书》,现存若干辑本,据余嘉锡考证诸书,亦不见有哪—家《晋书》记载了青乌子,

据查文献,青乌子之名在汉代已经出现,《广韵》十五“青”

引东汉应邵《风俗通》云:“汉有青乌子善葬。”

至迟在南朝就有了《青乌子》一书。《世说新语·术解篇》梁刘孝标注文引《青乌子相冢书》云:“葬龙之角暴富贵,后当灭门。”

隋唐时代流行《青乌子》。隋末唐初的虞世南在KK北堂书钞》卷一四六引《青乌子葬书》云:“初掘冢之日,常以饮绯上土公四旁。”唐欧阳洵在《艺文类聚》卷七引《相冢书》云:“《青乌子》称山望之如却月形,或如覆舟,葬之出富贵,山望之

如鸡栖,葬之灭门。山有重叠,望之如鼓吹楼,葬之连州二千石。

”唐李善等注《文选》卷二三《庐陵王墓下作》引《青乌子相冢书》云:“天子葬高山,诸侯葬连冈。”唐代诗人刘禹锡在《刘梦得集》云:“地得青乌相,宾惊白鹤飞。”唐王璀在《轩辕本纪》云:“黄帝始划野分州’有青乌子善相地理,帝问之以制经。

”这些史料说明,青乌子在隋唐很有影响。

青乌子的相地书到底是什么书名?有的称《青乌子》,有的称《青乌子葬书》,有的称《青乌子相冢书》。古人引用书名不严谨,这三部书或许就是异名同书。

关于《青乌子》.《旧唐书·经籍志》和《新唐书·艺文志》都载有其书名,但没著撰人。可是,《宋史·艺文志》、《崇文总目》都没有载录此书,是宋代已逸?还是宋人疏忽?尚不清楚,存疑。现在,在《小十三经》、《津逮秘书》、《学津讨原》都有《青乌先生葬经》—卷,题汉青乌子撰,大金丞相兀钦仄注。这本《青乌先生葬经》有许多疑点:①原书在《唐书》中载有三卷,而现存本只一卷。②为什么唐代及唐以前文献中引用《青乌子》的文句,现存本没有?③为什么现存本掺杂了晋代郭璞《葬书》的许多内容?④为什么宋代目录书不记载《青乌子》?⑤大金丞相兀钦仄是什么人?为什么《金史》没有这个丞相?这个莫须有的丞相怎么会注释此书?这些问题,使我们不得不怀疑现存本是否汉唐之间流传的《青乌子》。

《青乌子葬经》,又称《青乌先生葬经》,书前有托名于金丞相兀钦仄的序文,云:“先生汉时人,精地理阴阳之术而史失其名,晋郭氏《葬书》引经曰为证者即此是也。先生之言简而严,约而当,诚后世阴阳之祖书也。”

此书无篇卷之分,内容要点有:“盘古浑沦,气萌太朴,分阴分阳,为清为浊。”“无其始也,无其议焉。不能无也,吉凶形焉。

”“山欲其凝,水欲其澄,山来水回,逼贵丰财。”“气乘风散,脉遇水止,藏隐魄蚯,富贵之地。”“吉气感应,鬼神及八”“山随水著,迢迢来路。”“草木郁茂,吉气相随。内外表里,或然或为。”“三冈全气,八方会势。前遮后拥,诸详毕至。”“地贵平夷,土贵有支。”“向定阴阳,切莫乖戾。”“公侯之地,龙马腾起。”“内气萌生,外气成形。内外相乘,风水自成。察以眼界,会以情性。若能悟此,天下横行。”

以上可见,全书四字一句,偏重形胜,基本上概括了风水形势派的理论。书中的注文与经文融洽,风格相近,经、注如出一人之手。

《葬书》

——堪舆理论的奠基之作

《葬书》,旧题晋代郭璞撰。郭璞(276—324年),字景纯,河东闻喜(属今山西省)人。《晋书·郭璞传》云:“有郭公者,客居河东,精于卜筮,璞从之受业。公以《青奥中书》九卷与之,由是遂洞五行、天文、卜筮之术,禳灾转祸,通致无方,虽京房,管辂不能过也。璞门人赵载尝窃《青囊书》,未及读,而为火焚。”

《青囊书》就是风水文献,已逸,可见郭璞是有师传的。他擅长阴宅术,先后给王导、司马睿等人选择葬地,传为奇谈。《太平广记》卷一三记载他“周识博物,有出世之道,鉴天文地理,龟书龙图,爻象谶纬,安墓卜宅,莫不穷微,善测人鬼之情况”。他还注释《山海经》、《楚辞》、《穆天子传》等书,宣扬避祸、长寿、仙道、虚无缥缈的人生观。

关于《葬书》,《四库提要》有详细的权威性的介绍:“《葬书》一卷,旧本题晋郭璞撰..《唐志》有《葬书地脉经》一卷、《葬书五阴》一卷,又不言为璞所作。惟《宋志》载有璞《葬书》一卷,是其书自宋始出。其后方技之家竞相粉饰,逐有二十篇之多。蔡元定病其芜杂,为删去十二篇,存其八篇。吴澄又病蔡氏未尽蕴奥,择至纯者为内篇,精粗纯驳相半者为外篇,粗驳当去而姑存者为杂篇。新喻刘则章亲受之吴氏,为之注释。今此本所分内篇、外篇、杂篇,盖犹吴氏之旧本。至注之出于刘氏与否,则不可考矣。书中词意简直,犹术士通文义者所作,必以为出自璞手,则无可征信。”四库馆臣怀疑《葬书》非郭璞所作,推测是唐宋间人的伪作。历代整理《葬书》的有蔡无定、刘则章、吴澄等,他们删减并调整了《葬书》篇目。《葬书》虽有许多杂芜之文,但仍然被风水师奉为正宗。

《葬书》是叙述阴宅风水的典籍,认为每个人的祸福,贫富贵贱都取决葬地:“葬者,乘生气也。夫阴阳之气,噫而为风,升而为云,降而为雨,行乎地中而为生气,生气行乎地中,发而生乎万物。人受体于父母,本骸得气,遗体受荫。盖∶生者,气之聚凝,结者成骨,死而独留,故葬者反气内骨,以荫所生之道也。经云:气感而应鬼福及人,是以铜山西崩,灵钟东应,木华于春,栗芽于室。气行乎地中,其行也,因地之势;其聚也,因势之止。丘垄之骨,冈阜之支,气之所随。经曰:气乘风则散,界水则止,古人聚之使不散,行之使有止,故谓之风水。”这是全部风水术中最为重要的一段文字,说出了什么叫风水,为什么要讲究阴宅风水。以“铜山西崩,灵钟东应”比喻死者可以荫佑生者。这种比喻显然是不合逻辑的,因为这两件事是无法类比的。人死化为灰烬泥土,无知无觉,怎么可能感应生者?

《葬书》耋着谈风水堡掎:“风水得法,得水为上,藏风次之..浅深得乘,风水自成。土者,气之母。有土斯有气,气者,水之母。有气斯有水,故藏于涸燥者宜浅,藏于坦夷者宜深。”水土保持是风水的关键,有土才有气,有气才有水,得水为上,这个观点有可取之处。人们如果不注意生活环境的水土保持,就会造成无穷后患。

《葬书》又叙述了地形的选址,“地贵平夷,土贵有支,支之所取,气随而始;支之所终,气随已终,观支之法,隐隐隆隆,微妙玄通……支葬其巅,垄葬其麓,卜支如首,卜垄如足”“千尺为势,百尺为形,势来形止,是谓全气。全气之地,当葬其止。”“山之不可葬者五,气以生和而童山不可葬也;气因形来而断山不可葬也;气因土行而石山不可葬也;气以势止而过山不可葬也;气以龙会而独山不可葬也。”

《葬书》还论述了葬地的吉凶:“穴有三吉,葬有六凶:藏神合朔,神迎鬼避,一吉也。阴阳冲和,吉也。目力之巧,工力之具,趋全避缺,增高益下,三吉也。阴阳差错为一凶,岁时之乖为二凶,力小图大为三凶,凭恃福力为四凶,僭上逼下为五凶,变应怪见为六凶。”这些吉凶征兆,我们认为在阴宅中是无稽之谈。世界上许多民族不时兴土葬,不讲究丧葬地形,没有阴宅风水术,几千年还不是过得很好么?

《葬书》堡重风水肜爹,几乎不讲卦气、宗庙。内容简明,铡,合计不过书中多次引用“经曰”,可能是《葬经》和《宅经》,这说明《葬书》不是开山之作。此外,书中不言《周易》,而郭璞生前特别喜好用易卦占卜。一个偏好卦理的人怎么会在自己的著作中避而不谈自己的所好呢?姑且存疑。

尽管《葬书》有许多疑点,又有严重的迷信色彩。但是,它在风水术中的权威地位不可忽略,研窕风水还可不婆鲳引p。如果我们把书中的阴室理边玉周到阳宅实丛过,或许会收到意想之处的效果。

《地理指蒙》

——相地术系统资料

《地理指蒙》,旧题管辂撰,故又称《管氏地理指蒙》,它是一部内容丰富、观点全面的相地术系统资料。

管辂是三国时山东平原的术士。据《三国志·管辂传》记载,管辂精通《周易》、风角、占相。他能用占卦的方式说出墓中和阳宅的怪事,还能看“四象”测吉凶。一次,他经过毋丘俭的墓地,倚树而叹:“林木虽茂,无形可久;碑诔虽美,无后可守。玄武藏头,苍龙无足,白虎衔尸,朱雀悲哭,四危以备,法当灭族,不过二载,其应至矣。”后来,果然应验了,风水家就推崇他为祖师。

《地理指蒙》前有托名于管辂的序文,说明撰写此书的动机:“人由五土而生,气之用也。气息而死,必归藏于五土,返本还元之道也。贽于五祀,格于五配。五配命之,五祀司之,此子孙祸福之所由也。原著所闻,以隈其流,庶统三才于一元,以祛天下之惑,遗于后世,不亦博乎!”这就是说要以五行学说指导丧葬,助人返本还元,将天地人三才统一于气中。

全书有十卷,共一百目:

卷一:有无往来;山岳配天;配祀;相土度地;三奇;四镇十坐;辨正朔;释中;乾流过脉;象物。

卷二:开明堂;支分谊合;释子位;离窠入l路;形势异相;朝从异同;三经释微;四势三形;远势近形;应案。

卷三:拟穴;得穴;择向;复向定穴;承祖宗光;五方旗;左右释名;五鬼克应;次舍祥诊;克人成天。

卷四:三道释微;易脉崇势;日者如旅;五行五兽;方圆相胜;诡结;心目圆机;释名;山水会遇;盛衰改度。

卷五:择术;三五释微;降势住行;离实亲伪;寻龙经序。

卷六:望势寻行;水城;阳明造作;择日释微;迷徙寡学;饰方售术。

卷七:亨绝动静;丿币聪师明;贪奇失险;通世之术;三停释微;企脉;凭伪丧真;过脉散气;左右胜负;星辰释微;预定灾德;五行象德。

卷八:阴阳释微;差山认主;五行变动;逾宫越分;五行正要;夷天发越;四穷四应;二气从违;积气归藏;天人交际;夷险同异:形势逆须;盛衰证应;孤奇谲诡;气脉体用。

卷九:贪峰失宜;支亲谊合;因形拟穴;得法取穴;四势三形;三吉五凶;会宿朝宗。

卷十:荣谢不同;三家断例不同;回龙顾祖;驱五鬼;纯粹释微;毫厘取穴;阖辟循环;释水势;阴阳交感;五气祥诊;九龙三应;形穴参差;望气寻龙。

由这个目录,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此书的系统性和综合性,真是面面俱到。三国时代的相地术尚处于初步阶段,管辂怎么可能写出如此丰富的相地术书籍?显然存在疑点。何况,《三国志·管辂传》也没有记载管辂撰《地理正蒙》,因此,此书必为后人托名管辂而作。

从风水理论流派看,《地理指蒙》偏重于形势,对山势地形有全面的论述。如《五鬼克应篇》说地形吉凶:“形如拖旗,脱水忘归;卷脚回头,发迹他州。形如弯月,徒形鞫决;两角不锐,进财难退。形如缩龟,寡妇孤儿,曳尾不攒,谁云势短,形如曲尺,手艺衣食;横控如弓,一生不穷;形如开丫,立身不嘉;重婚两姓,归宗可定;形如覆船,尸验伤痕;不因赌博,必葬溪滩。”以物象比喻地形,无可非议。然而,用地形说明吉凶,过于绝对化,似有不妥。

五行学说在此书中得到充兮的运用。《五鬼克应篇》云:“故寻龙之术,惟贵识五行之盛衰,辨二气之清浊。”《三吉五凶篇》云:“水有瀑、潦、浊、濑、滩五凶;山有童、断、石、过、独五凶;人有疾厄伤痕、生离死别、痢辟患难、夭折鳏寡、暴败猖狂五凶;地势有堆沙罅石、深谷穷源`高峭险逼、低陷卑塞、脱露凋零五凶;山本有山高水倾、山短水直、山逼水割、山乱水分、山露水反五凶;村野有池沼无源、田陆短促、坑壕潦涸、滩激喧嘈、州移渚易五凶;阴阳有阴发阴行、阴来阳住、阴钳阴流、阴流阳坼、阳坼阴没五凶。”所有的凶象都列入五行之属,反映出自然界的不好现象,提醒人们相地时注意。

如同其他的风水术文献一样,《地理指蒙》不乏危言耸听之辞,也有许多唯心论观念。但是,这样一部全面反映风水理论的书,是我们不可忽略的。

《三龙经》

——峦体形势派的代表作

《三龙经》旧题唐杨筠松撰。《三龙经》分别是《龙髓经》、《疑龙经》、《辨龙经》。但是,也有人认为应以《撼龙经》取代《龙髓经》。

杨筠松是风水术形势派宗师。传闻杨筠松本名益,叔茂,祖籍窦州(今广东信宜县),寓居江西,自称救贫先生。《唐书》无传,宋代陈振孙《书录解题》载其名氏。唐僖宗封他为国师,官至金紫光禄大夫,掌管灵台地理事。唐亡后,他断发隐居,后死于虔州,葬于雩中药口。《葬书新注序》云:“在唐之时,杨翁筠松与仆都监,俱以能阴阳属司天监。黄巢之乱,翁窃秘书中禁术与仆自长安来,奔至赣州宁都怀德乡,遂定居焉。后以其术传里人廖三,廖传其子禹,禹传其婿赠武功郎谢世南,世南复传其子武功大夫海惠州巡检使永锡,遂秘而不授云。”

由于杨筠松在风水术中有很高的地位,所以历代风水师都把风水书籍托名于他,说他撰写了《三龙经》、《立锥赋》、《黑囊经》、《三十六龙》、《青褒奥语》、《天玉经》等书。《宋史·艺文志》载有“杨救贫《正龙子经》一卷”杨筠松到底撰写了哪几本风水书籍?由于时间久远,加上杨筠松的事迹很模糊,所以很难考证清楚。清人丁芮本卜在《风水祛惑》试图对此作出结论,他是从风水流派的角度考证这个问题:“风水之术,大抵不出形势、方位两家。言形势者,今谓之峦体。言方位者,今谓之理气。唐宋时人,各有宗派授受,自立门户,不相通用。今考杨筠松书,不免有疑窦。《撼龙经》专言形势,分贪狼、巨门、禄存、文曲、廉贞、武曲、破军、左辅、右弼九星,《疑龙经》亦然,其所谓九星者,特取譬之假象耳。《汉书·翼奉传》有贪狼、廉贞之文,而非星名。王逸注《楚辞》有九魁,谓北斗九星之语,而不详其名。惟道书所有,与此俱同,盖龙经所本也。而《青囊奥语》有巨门、破军、武曲、贪狼;《天玉经》有贪巨、武辅;《都天宝照经》有辅星、贪狼;皆属方位,谓之挨星,又谓之元空。《青囊序》、《都天宝照经》所称罗经,皆主方位,而《撼龙经》云‘不比寻常格地罗’,曰‘不比’,曰‘寻常’,盖轻贱之词。高其倬日‘杨公已明言非方位之说’是也。《青囊序》言五行,凡四见。《青褒奥语》言五行,凡二见。《天玉经》言五行,凡十一见。而《撼龙经》云:‘龙家不要论五行’,此皆显然舛异者也。《青囊序》云‘晋世景纯传此术’∶《青囊奥语》云‘又见郭璞再出现`不知郭璞葬书晚出,非杨所及见。又云‘颠颠倒,二十四山有珠宝:顺逆行,二十四山有火坑’,此元陈致虚之语,乃丹家修炼之术也。又云‘太极分明必有图’,此亦宋以后之说,其依托之迹,即灼然可验。且杨筠松地理宗派,自宋迄明为人所道者,是峦体。则理气非杨学,略举数条,左证其伪..又《直斋书录解题》载有《龙髓经》∵卷、《疑龙经》一卷、《辨龙经》一卷,云皆无名字;多吴炎录以见遗。江西有风水之学,往往人能道之,即谢叠山所谓杨君南川诵杨救贫所著《三龙经》极熟者也。则《龙经》为杨筠松之书,尚是宋之相传之本。而《青亵奥语》、《青亵序》、《天玉经》、《都天宝照经》,考《宋史·艺文志》及晁公武、陈振孙两家书目,皆不著录,其为伪撰无疑。高其倬白‘世传杨公诸书,皆后人伪托,唯《撼龙》、《疑龙》二经是真书,’乃是先得我心之言。”

这就是说,《三龙经》是杨筠松撰,这是峦体派的代表作。但是,迄今还没有足够的证据说明杨筠松创造了风水形势派理论。杨筠松从宫中窃出风水书籍,到江西传授,他传授的风水理论未必是他创造的。

《撼龙经》专言山龙落脉形势,分贪狼、巨门、禄存、文曲、廉贞、武曲、破军、左辅、右弼九星各为之说。开篇即云:“须弥山是天地骨中镇天地为巨物,如人背脊与项梁,生出四肢,龙突兀四肢:分出四世界,南北东西为四派,西北崆峒数万程,东入三韩隔杳冥,惟有南龙入中国,胎宗孕祖来奇特,黄河九曲为大肠,川江屈曲为膀胱,分肢擘脉纵横去气血勾连逄水住,大为都邑帝王州,小为郡县君公侯,其次偏方小镇市,亦有富贵居其中σ”这是以人体喻山脉。

谈到风水之“龙”;《撼龙经》认为:“大率龙行自有真,星峰磊落是龙身,高山须认星峰起,平地龙行别有名,峰以星名取其类,星辰下照山成形。龙神二字寻山脉,神是精神龙是质。莫道高山方有龙,却来平地失真踪。搜公众号ID:ichingbar.平地龙从高脉发,高起星峰低落穴。高山既认星峰起,平地两旁寻水势,两水夹处是真龙。

九星就是九种山势,“九星行龙皆要禄,最要夹贪兼巨轴,或从武曲左右起,此等贵龙看不足。若逢此星远寻穴,莫向高山寻促局。若遇九星相夹行,只分有足并无足”。每一种“星”又有各种形态,如“禄存”,如顿鼓,女口覆釜,如鹤爪,如肋扇,如悬鹑,如平洋,如长蛇,如载兜。“天下山山有禄存,或凶或吉要君分,莫道禄存全不善,大为将相公侯门”。

《疑龙经》分为上中下三篇。上篇言干中寻枝,以关局水口为主。中篇论寻龙到头看面背朝迎之法。下篇论结穴形势,附以疑龙十问以阐明其义。

《疑龙经》开篇即云:“疑龙何处最难疑,寻得星峰却是枝,关峡从行并护托,矗矗枪棋左右随,干上星峰金不作,星峰龙法近虚词。与君少释狐疑事,干上寻龙真可据。干龙长远去无穷,行到中间阳气聚。面前山水又可爱,背后护龙皆反背。”上篇主张以龙干为京都,龙支为县邑。下篇论穴云:“龙已识真无可疑,尚有疑穴费心思。大抵真龙临落穴,先为虚穴贴身随,穴有乳头有钳口,更有平坡无左右。亦有高峰下带垂,更有昂头居龙首。也曾见穴在平洋,四畔周围无高冈。”

《疑龙经》的十问分别是1一问抱养及僧道嗣续疑龙如何,二问公位疑龙如何,三问公位盛衰疑龙如何,四问阳宅阴宅疑龙如何,五问阳宅阳地大小如何,六问主客山疑龙如何,七问形真假疑龙如何,八问干作枝衰疑龙如何,九问穴有花假疑龙如何,十问博换疑龙如何。如论阳宅云:“问君阳宅要安居,此与安坟事一如。人家无坟有善宅,宅与阴地力无殊。大凡阳宅怕穴小,穴小只宜安坟妙..大凡阳宅要穴大,宽阔连绵又平伏。前头横玉面前宽,可为市井于内外..要知居止只要势,水抱山朝必有气。忽然陡泻朝对倾,破碎斜倾非吉地。下手回环朝揖正,坐主端严无返柄。”

《疑龙经》还附有《卫龙篇》和《变星篇》,文字很短,是对正文的补充。

总之,《三龙经》是风水术的代表作,奠定了风水理论,受到历代风水师的尊崇。

《四库全书》载有《撼龙经》、《疑龙经》,与《葬法倒杖》合为一体作题解。《四库提要》云:“案陈振孙《书录解题》有《疑龙经》一卷、《辨龙经》一卷,云吴炎录以见遗,皆无名氏,是此书在宋代并不题筠松所作,今本不知何据而云。然其撼龙之即辨龙与否:亦无可考证,然相传已久,所论山川之性情形势,颇能得其要领,流传不废,亦有以也。旧本有李国木注并所附图,庸陋试俗,了无可取,今并加刊削,不使与本文相溷焉。”

《十二杖法》

——点穴图谱指南

《十二杖法》,旧题唐杨筠松撰。杖法就是葬法。此书介绍了十二种杖法:顺、逆、缩、缀、开、穿、离、没、对、截、犯、顿。十二种杖法是根据不同的地形,选取不同的穴位,注重弥补地形的缺陷,尽量采取最佳方案。它是风水形势派的图谱指‘南。

此书有图有文,分别介绍了十二杖法的真体运用,“顺者,顺乘乎本山之来脉而受穴者也”。“逆者,逆接乎本山之来脉而倒受穴者也。”“缩者,气聚于山之顶中来而缩受穴者也。”“缀者,如线缀衣缝缀联其穴于脉也。”“开者,龙势直冲当头有杀,对顶中分其脉,两边受穴,分开一脉而作两穴,脱中杀而正傍脉倚穴者也。”“穿者,脉自旁来而正面结局,如线穿针眼,如柯斧斧眼,气从腰入而成穴者也。”“离者,脱离本山之来脉而受穴者也。”“对者,杖头紧指有情之处,取其四势登对而中心受穴者也。”“截者,截去其穴前吐出有余不尽之气,左右不包之砂头也。”“犯者,伤犯乎本山之脉而凿开合杖者也。”“顿者,堆顿高垒积客土以受生气,培假阜以配真局者也。”

十二杖中顺杖最重要,顺杖可以兼有逆、缩、缀、开、穿、离、顿、没、对、截、犯杖。逆杖次之,可以兼有缩、缀、开、穿、离杖。

试以开杖说明杖法的实践。“盖开杖之法最难,当脉则冲煞而速祸,脱脉则无气而防绝,故分开两旁,收其左右相顾之意,倚其中,抽平分之势。”这段话的意思是:开杖最难掌握。龙脉朝向于此地,太急,太猛,如果把穴点在脉直冲过来的点线上,就会冲煞取祸。如果不安在来脉上,又会失去生气,没有吉利可图。怎么办?只好避开锐气,把穴点在来脉的两旁,或左或右,紧紧地挨着。这样就可以得到生气。有一首诀云:“直冲中煞不堪扦,堂气归随在两边。依脉稍离二三尺,法中开杖最精元。”

十二杖法是实践经验的总结。我们认为,在阳宅选地时可以借鉴十二杖法。十二杖法似乎与地磁有关,人的住宅选摘在最佳磁角,这是—个潜在的科学问题,有待引起人们的重视。

《天玉经》

——理气派观点问津

《天玉经》,旧题唐杨筠松撰。分为《内传》和《外编》。全书以《周易》卦理论述风水。

《内传》云:“江东一卦从来吉,八神四个一。江西二卦排龙位,八神四个二。南北八神共一卦,端的应无差。二十四龙管三卦,莫与时丿币话。忽然识得便通仙,代代鼓骈阗。”风水师以天卦为东卦,地卦为西卦。二十四龙分为三卦,江东一卦,江西一卦,江南江北一卦。江东卦自寅至丙八位,称为八神,寅辰丙乙在一龙。江西八龙申庚酉辛戌乾亥壬为第二卦,甲戌壬辛四神在二卦。江南午丁未坤,江北子琴丑艮八神共为一卦。这一套理论以干支方位附会于地形,使风水理论更加复杂化。

《外编》的内容也很复杂,云“卦号玄空理最幽,乾坤艮巽问踪由。坎离震兑分天地,五行更在位中求。第一天宝经最妙,第二要看龙子经,第三一经名玄女,第四宝照经为名,乾丙乙与子寅辰,六位排来俱属金。艮庚丁与卯巳丑,六位属水由人数。以上数者尽属阳,阳山阳水始相当,坤壬辛与午申戌,六位属木无人识。巽甲癸与亥酉未,六位属火君须记。以上数者尽为阴,阴山阴水正相应,此是阴阳天地卦,五行之内号四经。不破旺方财禄聚,流破生方损少丁。长生位上黄泉是,干化之年定见刑,此是九天真口诀,毋得轻传薄行人”。这是以五行配方位,论吉凶。五行有生有克,山水方向也有生克关系,生方为吉,克方为凶。

“金到火宫人死绝,火入金宫定损妻..金遇戌为铁,火向未申绝,木辰枝叶枯,水上丑寅灭。”

江东卦就是天卦,江西卦就是地卦,南北卦就是父母卦。以甲丙庚壬四阳干左旋为东卦,为阳。以乙丁辛癸四阴干右旋为西卦,为阴。子寅辰乾丙乙为金,午申戌坤壬辛为木,卯巳丑艮庚丁为水,酉亥未巽甲癸为火。这些理论奠定了风水理气派的基本观点。

《四库提要》云:“考郑樵《通志·艺文略》、陈振孙《书录解题》,杨、曾二家书无天玉经之名,相传杨氏师弟秘之,不行于世,至宋吴见诚遇真人,始授以此经,其子景鸾乃发明其义,然则是书亦至宋始出,其为筠松所撰与否,更在影响之间矣。

《地理大全》载有此书。

《青囊奥语》

——理气派的权舆

读书先读序。让我们先读一读《青囊奥语》前的序文,就可以对其书有个大概的了解。序云:“是经,大唐国师杨公筠松传家之奥旨也。以二气五行一节二节之法成赋,门人曾文遄掇合成篇,曲尽地理造化运行之机真,参赞化育之大道也。首言寻龙之法,审来龙以辨雌雄,察金龙以定水路,观血脉以究源流,认三义

以明聚散,识阴阳以明运气交媾之情,分顺逆以求祖宗来历之旨,于堪舆无余蕴矣。用来龙三合以量山,收十二方山龙之吉。以向上元空三合纳音而论水,收十二路水神之妙。山管山,水管水,而五行各专生旺之气,吉凶之应昭然矣。次又分廿四山之阴阳,以定穴情之可否,或正来,或饶减,而进退迎缩之法明矣。所以,

穴顺来龙,向依水法,而山与水之杀无不消矣。至于沟壑水路出入之法,生克会自然之运而不失其度。俾鬼神不得以司祸福之机,天地不得以擅育之幸,幸所谓改天命回造化之元术也。岂时师之所能与知哉!洪武四年秋玉屏山人刘基伯温序。”

从序中可见,此书是唐代杨筠松传授的奥语,由门人曾文遄整理成书。到底是不是杨、曾所撰?《四库提要》有一番考证:“赵希弁《读书后志》有《青囊本旨》一卷,云不记撰人,演郭璞《相墓经》。陈氏《书录解题》有杨公遗诀《曜金歌并三

十六图象》一卷,注云杨即筠松也。今是书以阴阳顺逆九星化曜辨山水之贵贱吉凶,未审与《曜金歌》为一为二。惟郑樵《通志·艺文略汩刂载有《曾氏青瑷子歌》一卷,又《杨曾二家青褒经》一卷,或即是书之原名欤?”四库馆臣认为《青囊奥语》与《杨曾二家青囊经》可能是同一本书。

青褒是风水术的俗称。本来,青囊是黑袋子,因为风水师常以之装书,故民间以青囊代称风水术。《晋书·郭璞传》己载隐士郭公把《青囊中书》传授给郭璞,说明至迟在晋代就有了“青囊”一词。后世沿用,如唐代陈子昂在《陈伯玉集》有“传道寻仙友,青烫卖卜来”。

《青囊奥语》果真是杨筠松所作?非也。杨筠松是风水形势派大师,而此书专主理气。清人丁芮朴在《风水祛惑》有详明的考证,请读者参考本书的《三龙经》。

《青囊奥语》是理气派滥觞,《四库提要》对此作了明确的结语:“其中多引而不发之语,如坤壬乙巨门从头出一节,历来注家罕能详其起倒。至序内二十四山分顺逆一条,则大旨以木、火、金、水分属甲丙、庚壬、乙丁、辛癸互起长生。如甲不生于亥,库于未;乙木生于午,库手戌之类。因以亥卯未寅午戌巳酉丑申子辰为四局,反复衍之,得四十八局。阳用左旋,阴从右转,盖本之《说卦》阳顺阴逆之例,为地学理气家之权舆。明人伪造之《吴公教子书》、刘秉忠《玉尺经》,盖即窃其绪余,衍为图局,逮僧彻莹作《直指元真》专以三元水口,随地可以定向,于是谈地学者舍形法而言理气,剽窃附会,俱以是编为口实,然不以流派多歧,并咎其创法之始也。”

此书没有详分篇目,主要的内容有:养老看雌雄,金龙动不动;龙分两片;龙寻龙去;二十四山;阳从左,阴从右;圣人个河洛;阴阳流水位;朱雀发源;罗经十二位;母子公孙;五行拨配;步水量山;龙神不上下;阴阳、祖宗、死生;坐向、来山;一生二,二生三;净阴净阳之谬;收山出煞之法;阴山入穴立向;阴阳与穴中

体;明堂并朝水;高峰尖秀方圆;坐向生克制化;生克出人;进神得位大旺;二十八宿五星;消息水音之法;沟壑明堂方隅;奇贵、贪狼、禄马;双山、四经;三合联珠;颠倒逆顺;雌雄会合。

依上可见,此书以阴阳顺逆、九星化曜辨山水之贵贱吉凶,是一部理气派典籍。

《青囊奥语》

——理气派的权舆

读书先读序。让我们先读一读《青囊奥语》前的序文,就可以对其书有个大概的了解。序云:“是经,大唐国师杨公筠松传家之奥旨也。以二气五行一节二节之法成赋,门人曾文遄掇合成篇,曲尽地理造化运行之机真,参赞化育之大道也。首言寻龙之法,审来龙以辨雌雄,察金龙以定水路,观血脉以究源流,认三义以明聚散,识阴阳以明运气交媾之情,分顺逆以求祖宗来历之旨,于堪舆无余蕴矣。用来龙三合以量山,收十二方山龙之吉。以向上元空三合纳音而论水,收十二路水神之妙。山管山,水管水,而五行各专生旺之气,吉凶之应昭然矣。次又分廿四山之阴阳,以定穴情之可否,或正来,或饶减,而进退迎缩之法明矣。所以,穴顺来龙,向依水法,而山与水之杀无不消矣。至于沟壑水路出入之法,生克会自然之运而不失其度。俾鬼神不得以司祸福之机,天地不得以擅育之幸,幸所谓改天命回造化之元术也。岂时师之所能与知哉!洪武四年秋玉屏山人刘基伯温序。”

从序中可见,此书是唐代杨筠松传授的奥语,由门人曾文遄整理成书。到底是不是杨、曾所撰?《四库提要》有一番考证:“赵希弁《读书后志》有《青囊本旨》一卷,云不记撰人,演郭璞《相墓经》。陈氏《书录解题》有杨公遗诀《曜金歌并三

十六图象》一卷,注云杨即筠松也。今是书以阴阳顺逆九星化曜辨山水之贵贱吉凶,未审与《曜金歌》为一为二。惟郑樵《通志·艺文略汩刂载有《曾氏青瑷子歌》一卷,又《杨曾二家青褒经》一卷,或即是书之原名欤?”四库馆臣认为《青囊奥语》与《杨曾二家青囊经》可能是同一本书。

青褒是风水术的俗称。本来,青囊是黑袋子,因为风水师常以之装书,故民间以青囊代称风水术。《晋书·郭璞传》己载隐士郭公把《青囊中书》传授给郭璞,说明至迟在晋代就有了“青囊”一词。后世沿用,如唐代陈子昂在《陈伯玉集》有“传道寻仙友,青烫卖卜来”。

《青囊奥语》果真是杨筠松所作?非也。杨筠松是风水形势派大师,而此书专主理气。清人丁芮朴在《风水祛惑》有详明的考证,请读者参考本书的《三龙经》。

《青囊奥语》是理气派滥觞,《四库提要》对此作了明确的结语:“其中多引而不发之语,如坤壬乙巨门从头出一节,历来注家罕能详其起倒。至序内二十四山分顺逆一条,则大旨以木、火、金、水分属甲丙、庚壬、乙丁、辛癸互起长生。如甲不生于亥,库于未;乙木生于午,库手戌之类。因以亥卯未寅午戌巳酉丑申子辰为四局,反复衍之,得四十八局。阳用左旋,阴从右转,盖本之《说卦》阳顺阴逆之例,为地学理气家之权舆。明人伪造之《吴公教子书》、刘秉忠《玉尺经》,盖即窃其绪余,衍为图局,逮僧彻莹作《直指元真》专以三元水口,随地可以定向,于是谈地学者舍形法而言理气,剽窃附会,俱以是编为口实,然不以流派多歧,并咎其创法之始也。”

此书没有详分篇目,主要的内容有:养老看雌雄,金龙动不动;龙分两片;龙寻龙去;二十四山;阳从左,阴从右;圣人个河洛;阴阳流水位;朱雀发源;罗经十二位;母子公孙;五行拨配;步水量山;龙神不上下;阴阳、祖宗、死生;坐向、来山;一生二,二生三;净阴净阳之谬;收山出煞之法;阴山入穴立向;阴阳与穴中体;明堂并朝水;高峰尖秀方圆;坐向生克制化;生克出人;进神得位大旺;二十八宿五星;消息水音之法;沟壑明堂方隅;奇贵、贪狼、禄马;双山、四经;三合联珠;颠倒逆顺;雌雄会合。

依上可见,此书以阴阳顺逆、九星化曜辨山水之贵贱吉凶,是一部理气派典籍。

《灵城精义》

——风水元运说

旧题南唐何溥撰。溥字令通。

《冢城精义》是综合形势派和理气派理论的文献。上卷论形气,主于山川形势,辨龙辨穴。认为大地无形则看气概,小地无势则看精神。水成形,山上止;水成形,水中止。龙为地气,水为天气。下卷论理气,主于天星卦例,生克吉凶。

全书主元运说,认为宇宙有大关合,决定于气运。地运有推移,天气从之。夫运有转旋,地讠应之。、甲子六十年为一元,配以洛书九宫,凡历上中下三元为一周,更历三周五百四十年为一运。每元六十年为大运,每二十年为小运。以这个规律推测地气之旺相吉凶,如上元甲子—白司运,则坎得旺气,震巽得生气,乾兑得退气,离得死气,坎艮得鬼气。天运图示为:一元(60年)→一周(1⒛年)→一运(540年)。,

据考证,元运说创自明初宁波目讲僧,目讲僧本是元末进士,后来为陈友谅当参谋,明初隐居,以目讲天下,为大家宦族相宅。他创造元运说,《皇极经世书》有所发挥。’

《灵城精义》有托名于刘基的注文。刘基是明初人,而注文中却引用了明中叶的书籍,据此推断,《灵城精义》是明中叶以后的作品。

《催官篇》

——龙穴砂水入门

《催官篇》,宋赖文俊撰。

卷一是《评龙篇》,分别评阴龙,评阳龙,评穴。评阳龙云:“阳权顿伏蜂腰起,阴权砂水来相迎,切忌罡星高照穴,鼓盆次第灾相仍。”评穴分为亥广艮、辛、巽、震、庚、丁、丙、兑、离、壬、坎、癸、坤、乾、戌、寅、甲、辰、申、巳、未、丑、乙穴。如乙与坤阴阳相见,故有富贵之应;乙为裁接之木,故有招赘之应。

卷二有《评砂篇》,云:“催官之砂维四方,云霄屹立官爵强,四维低峰叠叠起,千仓万箱耀州里。”又有《评水篇》,云:“催官之水唯三阳,水朝砂秀官爵强,阳璇水朝文笔起,少年科甲夸文章。”

书末有诀云:“穴高朝流要长远,富贵易致人安康,朝流嵩低与穴等,聚发官贵非为难。”

全书重点论“龙”,“龙”以二十四山分阴阳,以震庚亥为三吉,巽辛艮丙兑丁为六秀,各受吉凶之应。穴、砂、水都受“龙”制约和决定。

《四库提要》评价说:“其言虽颇涉于神怪,而于阴阳五行、生克制化实能言之成理,视悠谬无根之谈,侈言休咎而不能明其所以然者,胜之多矣。”

《地理大全》、《四秘全书》载有其书,清人尹有本作注。

《博山篇》

——得水藏风的读物

旧题五代黄妙应撰。作者事迹不详。书末有宋代厉仙赞语:“不见先生面,雅闻先生诀,大哉!我曹师千载传真法。”

全书8篇,首篇概论相地法,主张“凡看山,到山场,先问水,有大水龙来,长水会江河;有小水龙来,短水会溪涧。须细问何方来;何方去。永来处是发龙,水尽处龙亦尽”。

第二篇论龙,认为“寻龙法,寻祖宗,寻父母”。应当辨五势龙,有正势龙、侧势龙、逆势龙、顺势龙、回势龙。

第三篇论穴,指出“穴有高的、低的、大的、小的、瘦的、肥的,制要得宜,高宜避风,低宜避水,大宜阔作,小宜窄作,瘦宜下沉,肥宜上浮,阴阳相度,妙在一心”。

第四篇论砂,说砂关水,水关砂,砂有侍、卫、迎、朝之别。水口之砂最关利害,交插紧密神龙斯聚。砂以肥圆正为富局,以秀尖丽为贵局,以斜臃仲为贱局。

第五篇论水:认为:“欲识龙,在识水..水近穴,须梭织;至刂穴前,须环曲.山趋东,水自西。水趋东?山自西:”“寻龙认气,认气尝水,其色碧,其味甘,其气香,主上贵。其色白,其味清,其气温,主中贵。其色淡,其味辛,其气烈,主下贵。若酸涩,若发馊,不足论。”

第六篇论明堂。认为明堂有大、小之别。明堂要藏风,要聚气。明堂聚水,以洁净为佳。

第七篇论阳宅,认为1论阳宅,理无二q但穴法,分险易。势来趋,亦可居。势若止,须坦夷。起楼台、立亭院,俱有法”。

第八篇论平地。提出“看坐立,知高山。看睡卧,知平地。龙与砂,水与堂,原无二。起一起,便是山。低一低,便是水。开一开,便是钳”。

书末强调:“风水字,要分明。得水处,便藏风。水之来,风之去。地户闭,天门开。要知诀,登仙台。”这大概就是全书的小结。

博山篇》讲的都是风水常识,通俗易懂,可以作为了解风水的人门书阅读。

《五星捉脉正变明图》

——风水地形的五种图示

此书旧题空石长者撰,作者事迹不详。

其篇目有:论五星分高山平冈平地三格;论五星体性;论五星穴形葬法;金木水火土星捉脉式。

作者把各种复杂的地形归结为5种:金星形、木星形、水星形、火星形、土星形。认为圆、肥、直、锐、方是地形的五种外表,动、崩、沉、拽、炎是地形的五种属性。地形有吉有凶,“高山之金如钟如釜,头圆不欹,光彩肥润,为吉。平冈之金如

笠如马,圆融活动,如珠走盘,为吉。平地之金,圆如糖饼,肥满光净,有弦有棱,为吉”。如“土星体方凝而正,土之性镇静而迟,势、面、顶、脚以浑厚高雅、平正端方为吉,欹斜倾陷,臃肿崩破为凶。”“木之体直而不方,木之性顺而条畅,势、面、顶、脚以清秀光润、精彩圆净为吉,欹崩散漫、破碎臃肿为凶。”“

金之体圆而不尖,金之性静而不动,势、面、顶、脚以定静光圆、肥满平正为吉,流动欹斜、臃肿破碎则凶占”

此书以图示穴,点穴方式各不相同。据风水师说,穴点得好就可以得到富贵,使人聪明,甚至当代即发。这一套理论对百姓很有诱惑性。

《堪舆总索杂著》

——点穴经验的总结

旧题北宋李思聪撰。李思聪,赣县(今江西赣州市西南)人,祥符宫道士,遇异人赠一宝镜,自觉神异。悬镜卧,移扫方兴,忆所游洞天,模为图,并加题咏,宋皇祜年间呈府郡,郡守献给皇帝为寿礼,赐号洞渊太师、冲妙先生。

此书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的篇目是:总论;阳落有窝;阴落有脊;阳来阴受;阴来阳作;上有三分;下有三合;个有三叉;大小八字;金鱼蝉翼;雌雄牝牡;正求架折;拂耳拂顶;前亲迎接;后倚放送;临头合脚;淋头割脚;目民乾就湿;球檐;葬口;罗纹;土缩;倒杖放棺;急则用饶;缓则用急;藏风脱脉;弃死挨上;深浅。

第一部分的总论是总纲,用精练的语言概括了全篇的内容。如:“阳落有窝,阴落有脊。入首星辰,从顶而立。阳来阴受,阴来阳怍。上有三分,下有三合。个字三叉,要知端的..急则用饶,饶则用急。高要藏风,低不脱脉σ弃死投生,要知来历。点穴安坟,如医看艾。明师登山,——能解。得师真传,潦然在目。”

第一部分有后跋,题为括苍刘基书。跋文对第一部分作了总体说明,并有所发挥。谈到“倒杖下棺”时说:“当先定一十字于葬口之中,而为十道之名,即倒一直杖于十道之中而为倒杖之方。上枕毯檐,必端必正而曰后倚,以受其真气临来。”

这是讲的相穴方法,比原文“十道行于葬口安,即将直杖倒其间。毯檐之下合襟上,枕对无编即放棺”要详细。

跋末云:“是书乃曾刘胡李四人当时受国师筠松杨先生之秘传,今与有闻焉,予之幸也。”这就是说,此书是杨筠松撰,曾文遄等人传于世。刘、胡是谁?不详。李是不是李思聪?李思聪是宋仁宗皇祜年间(1049-1054年)前后的人,时间上与曾文遄等人有差距,李怎么会是杨筠松的弟子?

第二部分是覆验,记述了各种坟墓的实践效果。如京口费侍郎祖茔;泾县九都查氏祖坟;山阴周山吴氏祖茔;扬州阎方伯祖坟等。还记述了一些特殊的地形,如上虞练树湖湖墩;余姚高山地;真州青山卜地;扬州句城塘穴;杭州干龙;余姚龙势;慈溪龙势;绍兴龙脉;湖州来龙;武康来脉;无锡惠泉落脉;南京寻龙,洛阳龙势;浙江义乌后龙等。

由这些篇目可见,此书似为风水术形势派文献。所述内容多为江浙之事,作者有可能是江浙一带的江湖术士。)

第二部分对龙脉谈得很多,反映了时人对山川地理的肤浅了解。如“湖州来龙,自天目至孝丰,过鲫岭,远不能述。近自霞雾山断向,起赤山断,而复起栖贤山。从金斗山渡河,起弁山。一枝分康山为右护:枝分白雀鸡塞沈洞为左护,起仁王山左落籁山,右落笼山”。

第二部分还叙述了阴宅应注意的问题,如“树木荣盛可征山有气至,朱侍郎祝哼寺祖茔,先是植木皆枯,人疑为不详。乙未前,树木忽皆葱茜如油,公发大魁”。这是强调绿化环境。

书中迷信的观点亦不少。提出:除了点穴立向,还要注意葬后收拾。太平新丰二甲王家葬坟不发,名师张宗道为四围打墙,惟中间留一门透风秀峰,其后方发。

书中还记载了一些怪事。如莆田县西有石室岩,一巨石长数十丈,如舌,向城内,有寺宇遮隔不见。嘉靖壬戌寺焚石现,倭遂破城。这个偶然的巧合事件现已无从考证,但从这条记载却使我们清楚弛看到,此书应是明代嘉靖年以后写成的,绝不是宋人所作。

此书的显著特点是以实例说明风水理论,表明作者有较多的实践经验。

《神宝经》

——针对卦例派的作穴法

旧题宋谢和卿撰。作者字珏斋,别号玉元子o书中有吴鹏句解,不详吴氏何人。古人写书往往故弄玄虚,自作自注。或许,此书的作者与注者为同一人。

此书是针对卦例派而作。作者云:“尝观择地之要,必当明理为先,故知旁道支离,遂使正宗湮没,或用针盘而定向坐,或执卦例而谈吉凶,何殊胶枉调弦、刻舟求剑,承讹接舛。”注者云:“地理生成于天,发挥于圣,一而已矣。末学失传,浸淫别派,而有卦例等项之说,下民眩惑,莫知适从,此《神宝经》所以作也。”

此书专言作穴之法。要点有:择地必明理;生气凝结;土穴冲和;石穴质地;支龙小石;乘金三合三分;左乘右接;接气迎堂;十字之辨;葬腹之弊;窝穴深浅;上分下合;朱雀玄武;脉情不顾,等等。

点穴要有悟性。“或谓山冤无口诉,求生气凝结恐难凭,岂知人智有眼观念土色丰腴而可证。”点穴时“先施倒杖,次卓竖竿”,注云:“相穴先看阴阳强弱,倒杖以定之。次依倒杖所指,竖竿牵绳分其坐向,针盘卦例俱不用。”点穴要注意左乘右接、后缩前伸、浅深交度、高下乘生,逆中取顺,顺中取逆,“桥流水不流,为脉法之真机;水过山不过,乃穴情之妙处..龙真穴的始可论土色之精奇,堂舛砂讹更莫问穴情之征兆”,点穴全靠剪裁之功,才可使吉地充分利用。

据此可知,《神宝经》属于风水形势派文献。

《天宝经》

——选择葬地的专书

《天宝经》又称《玉元子天宝经》。玉元子是谢和卿的号,可见作者是谢和卿。

全书专讲葬法,有十二段。每段七字一句。第一段云:“阴阳二路若能明,倒杖应须一葬成。既识标竿深与浅,仍明后接与前迎。”这实际是总纲。

怎样选摘地形?“看脉须从上看来,先分个字作根亥°”“急来缓处堪cha穴,脉缓宜从急处评。”“脉来尽处已成穴,深浅明堂须辨别。后头标竿在中央,前面看水何处合。合处分明是向端,挂定线兮为正墨。断然不必用罗经,天地生成一定则。”

从这段文字可知,《天宝经》与劬申宝经》义旨相同。不用卦例和罗经,只用标竿判定阴阳:阴阳是点穴的关键,“阴见阳来合就阳,阳来阴受浅中藏。阴阳相半观来脉,前接堂情匹配装。后倚前迎如合度,更从急缓细消详。世间穴法知多少,一理才通总斯当。”

《天宝经》简明易懂,在内容上没有什么创新。

《琼林国宝经》

——点穴的迷津

旧题宋孙伯刚撰,作者名毅臣,号讷斋,宁都(今江西宁都县)人,当过院判官。

此书内容较丰,篇目有总歌、定穴证应口诀、奇形怪穴法、三十六座骑穴、骑龙截法、倒影、直穴、平地窠、奇怪总诀、接木泄天机口诀。

总歌是纲,主张“先看来龙后论穴..左来右下右关水,右来左下左边长。相生须向逆水向,相克顺水最为良”。

定穴证应口诀叙述点穴。介绍“立标竿于葬口上,用小绳一条贴地,缚在标竿之下,牵至明堂前,下面送三叉合水处..开井验土纹以证之,必得无色兼备之土”。

此书重点介绍奇形怪穴法,虫口高窠、低窠、长窠、短窠、反窠、侧窠、双窠、单窠、大突、小突、蟠曲、坡垂、龙虎、骑跨、平地、山巅、依山、傍水、水中、倒挂、石中、骑龙、夺气、借气、奇怪、水砂、过海、抛闪、挂灯、花头、旋涡、流星、泛水梅花、蹄涔、金柜、仙人出帘、覆钟、金字、人字、垂佩。书中介绍了怎样利用这些怪穴。

接木泄天机口诀有综述的性质:“凡择地之法,先看大势在何处结聚,次看落头星辰人手气脉,又其次看前面合脚及堂气皆要合法,然后察人路之顺逆..内接生气,外接堂气。生气者,山也。堂气者,水也。所谓脉不离棺,棺不离脉,棺脉相赤,剥花接木,此接木泄天机之所以得名也欤。世俗赃术多因针盘以定向坐,指针卦例以言吉凶,此大谬也。”

书中颇多诱惑之辞,如“若人得了骑龙穴,世代荣昌产英杰。三元科甲未堪夸,将相公侯朝帝阙”。这是要人们相信风水,以期求得荣华富贵。

《至宝经》

——相地三十句诀

旧题宋胡矮仙撰。作者真名不传。全书三十章,实是三十句,抄录如下:

名标至宝,价值千金。

正折有方,强弱之情须辨。

葬口有法,明暗之体当分。

首观四应,证佐内别真情。

次辨十字,送来中分出煞。

水抱尖圆,定两边之明暗。

棺挨左右,借二气之吸嘘。

其有不分强弱,正官拂顶,为一路同行。

或只取于厚薄,出生挨死,折三叉两片。

双脉求短小股须分葬口三又。

单脉论化生头仍看鸡迹两片。

贴脊有聚气,死肉入彼毡檐。

窝钳分散气,生机待其蓄注。

平洋高低放送,定有合水分金。

左右顺逆生来,此是随龙出脉。

斜倚对交会,向坐逼玄武,为横圹转柴。

曲脉按动处,尖圆差入路,则斧头翻斗。

独阴无合襟,不葬孤阳,无送水难扦。

下合上分,自是阴阳交济。

有分无合,谁识雌雄失经。

露而不隐,应一合以乘胎。`

潜而弗彰,实二交而受息。

阴脉到三又,性急不接斗以何妨。

阳脉隔三尺,气慢不来入而无害。

蛮肤认嘏须单股横阴微茫。

硬面出柑脱朗梳直流登对。

水穴自论正仄聚檐,必有人中立表,最要端详下面可无出匝。

大约浅深交水为度。

斜正顺逆象脉而裁。

两边绳路要完齐,数句真机宜秘密。勉尔宝之,非人勿示。

全书无图无注,言辞过简,内容模糊。与其说是一部书,不如说是一首口诀。虑及它在风水术中有一定影响,故志于此。

《乘生秘宝经》

——“尽泄天机的下乘之作

旧题宋刘见道撰,作者名渊则,字叔云,雩都(今江西于都县)人。

此书内容简扼,共有14段,分别是:开宗演道章、阴阳正架章、明暗厚薄章、四应真情章、配与不配章、双脉单脉章、贴脊窝钳章、横圹转柴章、曲脉翻斗章、分合真伪章、浮沉浅深章、蛮肤硬面章、合角禾锹章、叮咛告戒章。

每章四句。第一章是引言:“老子五千犹简略,阴符三百尚支离。世间葬法知何限,微妙无过十二诗。”自称在第二至第十三章中玟括了相地术的全部微妙之理。第二章讲阴阳之理,“阴阳脉体分强弱,迎接之方有架毡。出人二途因急缓,故令葬法不相侔”。第十四章是结语,故弄玄虚地说:r此书净尽泄天机,在在神灵谨护持。寄语后人须秘宝,莫将至道等儿戏。”

此书的特点是过于模糊,如明暗厚薄章云:“水从两畔分明暗,气向中间定吸嘘。更有—般生死法,看他厚薄是如何。”这寥寥四句自成一章,让人如堕云雾,不得要领。在全部的风水术文献中,此书属于下乘之作。

《发微论》

——具有丰富辩证观念的风水书籍

《发微论》,宋蔡元定撰有《刚柔篇》、《动静篇》、《聚散篇》、《向背篇》、《雌雄篇》、《强弱篇》、《顺逆篇》、《生死篇》、《微著篇》、《分合篇》、《浮沉篇》巛试深篇》、《饶减篇》、《趋避篇》、《裁成篇》、《感应篇》。作者用朴素的辩证法说明风水原理,强调事物的二方面属性。

《刚柔篇》云:“地理之要莫尚于刚柔,刚柔者言乎其体质也。”《动静篇》云:“动静者,言乎其变通也。夫概天下之理,欲向动中求静,静中求动,不欲静愈静,动愈动。”《聚散篇》云:“聚散者,言乎其大势也。”

《向背篇》云:“向背者,言乎其情性也。夫地理与人事不远,人之情性不一,而向背之道可见,其向我者必有周旋相与之意。”《雌雄篇》云:“雌雄者,言乎其配合也。夫孤阴不生,独阳不成,天下之物莫不要相配对。”《强弱篇》云:“强弱者,言乎其禀气也。夫天下之理中而已。”《顺逆篇》云:“顺逆者,言乎其去来也。其来者何水之所发山之所起是也。其去者何水之所趋山之所止是也。”《生死篇》云:“生死者,言乎其取舍也。”《微著篇》云:“微著者,言乎其气脉也。夫气无形者也属乎阳,脉有形者也属乎阴。”《分合篇》云:“分合者,言乎其出没有。”《浮沉篇》云:“浮沉者,言乎其表里也。”《浅深篇》云:“浅深者,言乎其准的也。”《饶减篇》云:“饶减者,言乎其消长也。”《趋避篇》云:“趋避者,言乎其抉择也。”《裁成篇》云:“裁成者,言乎其人事也。”

依上可见,作者用一对对哲学范畴说明山形地势,反映出辩证法的世界观。在众多的风水书籍,数此书的辩证思想最丰富。

《发微论》的积极思想性与作者蔡元定生平有关。他博学多思,曾游于朱子之门,庆元年间坐党籍,窜至道州,卒于谪所,后来追赠迪功郎,赐谥文节。他与江湖术士不是一类人,所以能写出较高水平的风水文献。

《地理大全》、《地理真诀》、《四库全书》载有此书。

《十六葬法》

——阴宅选地的原则

旧题宋廖踊撰。作者雩都(今江西于都县)人,15岁就精通五经,宋建炎年间以茂异举荐,不第,转精堪舆。

前有总论,述十六葬法之要义。“盖粘倚撞,脉之四穴。斩截吊坠,息之四穴。芷求架折,窝之四穴。挨并斜插,突之四穴。四四一十六,葬法大网也。星体穴情既有主见,人手工夫自有定法。一法可配四法,四法总归一法,天地人三穴该尽天地妙用。俗学以高下名之,误矣。”这就是说,要用十六种葬法统括一切地形,使得天地人相和谐。以下分别介绍四个四穴:

有脉之四穴(盖、黏、倚、撞),“四大作用也,包罗万象,统率万物。盖似天穴,黏似地穴,倚、撞似人穴,统同也。似天非天,似地非地,似人非人,辨异也。大抵天地人,大纲也。盖、黏、倚、撞,大领也。领既知,则万目斯举。”

有息之四穴(斩、截、吊、坠),“四大作法,阐扬蕴奥,昭示精详。吊似天穴,坠似地穴,斩、截似人穴,统同也。”以吊穴为例,其文云:“吊者,悬也。悬提其生气,生气奔于息之下,上不可过高,恐漏其气,下不可过低,恐脱其脉。生气半在息体

之足,半在息体之衬,一阴既盛,一阳复生。气交感而成形,形既完而成穴。”吊穴,即点穴采取半离半连之式。

有窝之四穴(正、求、架、折),四大作法,开示蕴奥,剖露天机,求似天穴,析似地穴,正、架似人穴,统同也。”以架穴为例,架者,加也;力口棺于木,故名曰架。窝象深下,下藏阴杀。上而畏风,故气聚于下,下而畏湿,故气薄于上。下上受敌,故气凝于中。失之于上,难免暴败之祸,失之于下,必遭阴阳之患。必度其受气之源,以定止聚之基。须先用木以渗其暴败之情,然后加棺以颛其滋溢之气。

有突之四穴(挨、并、斜、插),“四大作法,罄尽底蕴,开示良知,挨似天穴,并似地穴,斜、插似人穴,统同也。”

为什么作者要以十六种葬法统呢?书末云:“地理由于一元,本于五行,根于太极,判于阴阳,是生两仪,脉息窝突是生四象,十六作用,蓓于八卦,每一法变,四四一十六,终六爻之义。”这是易理说明地理。’

全书重视阴阳谐调,主张以天地人为大纲,以十六穴为大领,以纲统领。虽然讲叩是葬法,以之引申或借鉴于阳宅选址,或许对我们会有某些启示。书中所述对地形的迎避取舍,与地磁有关值得深究。

《金刚钻本形法葬图诀》

——风水五星局

旧题杨再谪仙人撰,作者托名于杨筠松,真实作者待考。其书的写作缘起和义旨见于首篇《论葬》,云:“杨公一日执金刚钻谓门人曰:地理之术,龙要有正星,穴要有正形,砂要有正名,水要有正情。四者之外又有法葬之旨”所谓有常则有变,而法则所以制变者也..今举五星本形法葬图诀以示汝辈,诚能学力之至,自能执此作地,永福无祸。若失此诀而欲作地,譬如尘中寻粟,砂里拣金,几何而易。得吾之旨,不祸于人而能为人作福哉!”

此书把地形分为金木水火土五星局形,主张“寻地之法,须先辨其穴星阴阳,如阴落之形必仰、阳落之形必覆之类,然后寻其降脊以捉气脉,究灰线之微茫而定穴所”。山形圆为金星,方为土星,曲为水星,头圆身耸为木星,尖峭为火星。五星之间相生相克,相生则旺,相克则衰。五星形状见图。

此书还主张在原来的地形上加以改造,去此补彼,或垫高,或移土,或挖池,变不吉之地为吉地,化险为夷,逢凶为吉。

《地理古镜歌》

——托名于蒋平阶之作

《地理古镜歌》,旧题明末清初的蒋平阶撰。《清史稿·艺术传》云:“蒋平阶,字大鸿,江南华亭人。少孤,其祖命习形家之学,十年,始得其传。遍证大江南北古今名墓,又十年,始得其旨;又十年,始穷其变。自谓视天下山川土壤,虽大荒内外如一也。遂著地理辨芷,取当世相传之书,订其纰缪,析其是非,惟尊唐杨筠松△人,曾文遄仅因筠松以传。其于廖踊、赖文俊、何溥以下,视之蔑如。以世所惑溺者,莫甚于《平砂玉尺》一书,斥其伪尤力。自言事贵心授,非可言罄,古书充栋,半属伪造。其昌言救世9惟在《地理辨正》一书..地学为一代大宗,所造罗经,后人多用之,称为‘蒋盘’云。”

《地理古镜歌》不一定是蒋平阶所作,因为《清史稿》说得很清楚,蒋的风水学说集中反映在《地理辨芷》中。虽然蒋“后复自抒所得,作《天元五歌》,谓此皆糟粕,其精微亦不在此,他无秘本。三吴两浙,有自称得平阶真传及伪撰成书指为平阶秘本者,皆假托也。”或许,《地理古镜歌》是江湖术士时托名之作占我们如果把《地理古镜歌》与《水龙经》对照,虽然都是署名蒋平阶撰,但在观点和文笔上有很太差别,这就使我们不得不怀疑蒋平阶是否撰写了《地理古镜歌》。

《地理古镜歌》的篇目有:辨为星吉凶体要、辨二十四山逐字用度之义、辨二十四山卦位错杂、辨二十四山逐位阴阳差错、辨水路去来格、辨上下龙之异同格局、辨卦运修短诀、辨山运广狭诀、辨收山定穴远近诀、辨穴星厚薄诀、辨下穴浅深诀、辨坐穴燥湿诀、辨空位忌流神诀、辨吉凶星照临诀、辨前后左右高低诀、辨吵吉凶格、辨屋前吉凶格、辨墩阜吉凶格,此外,还叙述了桥、路、坝、井、牛池粪窖、田角、灰塘等。

《地理古镜歌》多是七字一句,如“路能界气亦能迎,当与零神一样评。大路弯环玄字体,阳神≡折穴前荥。直来直去无生意,乙字弯身最有情”。这是说路宜弯环,弯环则有情,有情则得生气。

有些内容是其他风水书籍很少涉及的。如坝,“水轮转处患堤防,有了堤防生气伤”。“若谓滑流生气散,一逢堤坝水盈褒。联珠不算称堤坝,节节相连定平塘。此属平洋奇妙格,切莫认错贵推详。”这就是说,水道不宜随便修坝,有坝破坏生态。至于滑流之水有坝,则属佳格。

又云牛池粪窖,“诸凡恶曜都能化,粪窖牛池莫近边。芳馥一逢犹气散,十年恶臭莫能触”。这是说,粪窖牛池都应远离住宅,它们只有凶无吉。

此书偏重星气卦理,如以金木水土火比喻五种地形,“金星圆润人知妙,转角尖峰如鸡爪,尽处结成曲钩样,弯身复似丝纶绞”。这是说金星地形圆润为佳,若变成火局则不吉。土星、火星、木星、水星各有特定地形,至于如何确定吉凶,全凭风水师任意解释。

我们认为,《地理古镜歌》虽托名于蒋平阶,但实属风水文献的平庸之作,没有多少价值可言。

《水龙经》

风水术水法概论

明代蒋平阶编撰。这是一部专门论述风水中“水”的专著,内容丰富,图文并茂。全书4卷。卷一篇目有:气机妙运;自然水法。卷二有:论支干;论五星;论四兽;论形局;论异形;论象形;杂论。卷三有:水钳赋;图九十则。卷四有:图一百八十七则;统论;水龙寻脉歌。

书前有序云:“山水为乾坤二大神器,后世言地知山之龙而不知水之龙,遂使平洋水局之地傅会山龙之妄说,非曾杨以还未晰此义也..乃叹平洋龙法未尝无书,但先贤珍重,不可泄耳。用加编次为五卷,一卷明行龙结穴大体支干相乘之法;二卷明五星正变穴体吉凶审辨之法;三卷述水龙上应星垣诸大格;四卷指水龙托物比类之象;五卷申言二卷、三卷、四卷得之吴天柱先生,三卷得之乍浦,五卷最后得之我郡。作者姓名或有或无,合而观之,以此水龙为之体,而后施之以三垣九宫,乘气相用,始无余蕴。”由此可见,《水龙经》是蒋平阶根据所收集的书编纂而成。

卷一述气机妙运云:“太始唯一气,莫先于水。水中积浊,遂成山川。经云气者水之母,水者气之子,气行则水随,而水止则气止,子母同情,水气相逐也。夫溢于地外有迹者为水,行于地中而无形者为气,表里同运,此造化之妙用。”这些理论具有本卜素的唯物论色彩,强调了“气”的物质性。

卷二以图为主,总论云:“先明支干之义则行龙之体格已定,次明五星之正变,而入穴之作用,得其主宰。”又以图附文,云:“大水汪洋是干龙,支龙作穴出三公。”“金星如玉带,此地真无价。”“玄武之水有湖池,定宅安坟福禄宜。”

卷三有二篇总论,其一云:“伏龙山人董遇元述郭氏之言而作水龙垣局,上应天星三十六图,图各四言十六字..”所列图文皆以星垣名之,如“玉衡挂斗天仓显文,柱史储御葬满云屏”。卷三的第二篇总论云:“山群以山为龙,水群以水为龙。三吴江楚支浜交流,一圩之地不过里许,前贤相水认势..万里无山,其贵在水。”又列了“乱中取聚”,“雌雄裹秀”等图形。

疑第三卷应一分为二,才能恢复原书的旧貌。

卷四根据《葬经》大加发挥,统论云:“择地之难,四方风土不同,形势差别,作穴或在半山深谷,或在平地,或安石间:或安水底。《葬书》曰水底必须巨眼,石间必得明师,实为微妙。夫相地要察来龙,点穴必迎真脉者,阴气也。水脉者,阳气也。冈阜水道皆龙脉也..得水为上,藏次之..水不离山,山不离水..有水就水,无水依形。平洋之地,以水为龙,水积如山脉之住,水流如山脉之动。水流动则气脉分飞,水环流则气脉凝聚。大河类干龙之形丬、河乃支龙之体。后有河兜,荣华之宅。前逢池沼,富贵之家。”这段文字是对水龙的详细概括。

此书是全部风水术书籍中对水龙叙述得最系统、最权威的著作,有理论也有实践。虽然其中有迷信观念,但对于农村村落建设有一定价值。

《葬经翼》

——阴宅术的参考读物

明希雍撰。作者字仲醇,常熟(今江苏常熟市)人,后迁居金坛县,传说他电目戟髯,有奇气,与东林党人为友,精通堪舆和医术,著有药书、笔记等。《明史·李时珍传》末记有:“常熟缪希雍皆精通医术,治病多奇中。”

此书篇目有:原势;察形;怪穴;穴病;峡论;分龙;四兽砂水;明堂;余飞;水口;望气;葬旨;十二倒杖图次;三宝经穴法;后倚三龙水;前亲三龙水;三合水;八字;左右;脉缓、脉急;脉硬;脉软;脉侧;脉中;脉虚葬实;脉实葬虚;难解;广吉凶论;占山统论。

全书编重形势:从“气说”入手论述相地,开篇就云:“夫山者宣也,其气刚,川者流也,其气柔。刚柔相荡,而地道立矣,是知五岳四渎所以节宣天地之气者也。∵在以后各篇又多次谈到气,说“势来形止,是谓全气。全气之地,法葬其止。”“山止气聚,名之曰穴”。《望气篇》云:“凡山紫气如盖,苍烟若浮,云蒸霭雾,四时弥留,皮无崩蚀,色泽油油,草木繁茂,流泉甘洌,土香而腻,石润而明,如是者气方钟而未休。”

关于形与势的关系,书前二篇云:“千尺为势,百尺为形”,“势来形止”,“形近而势远,形小而势大也。审势之法,欲其来,不欲其去。欲其大,不欲其小,欲其强,不欲其弱。∶欲其异,不欲其常。欲其专,不欲其分。欲其逆,不欲其顺”。

水口是风水术的重要内容,此书的《水口篇》论述得很详细:“夫水口者,一方众水所总出处也.··`平地难得者水口,盖局之大小,山之贵贱,咸于是乎别也。必祖龙开障,展作罗城。罗城余气,去作关阑,重重关锁,缠护周密,或起捍门,相对特峙,或列旌旗,或出禽曜,或为狮象,蹲踞回互于水上;或隔水山来缠裹,转大摺不见水去,方佳。”有大水口、小水口,水口就是宅地的门户,相地必须注意门户,讲究周围的环境。

《十二倒杖》有图有文,论述的是穴位与山势的关系,比其他的风水文献讲得更清楚。

书末有《难解二十四篇》,这是用问答形式写的风水知识普及读物,与全书体例不一,可能是后人附加上去的。但是,它有很大的可读性。这二十四问分别是:一问山水向背乃无情之有情、占穴之大法,欲人无迷,亦有旨乎?二问曰龙之去来断伏多者,世莫能察,时师指说,去来不定,欲求划一,安所从乎?三问受气之法,其变有几,求穴之要,莫急于斯,苟昧其旨,厥误甚远,期其弗失,岂有道乎?四问水法有宗庙明堂黄泉八杀等种种不同,其道何居?五问寻龙望势审穴之法,何者最要?六问水有大小复有前后远近纵横,亦经左右山冈匪济交错而流倏去忽来,孰得而有明知其得,何为法式,俾迷谬者、觉混滥者分尊为道耶?七问九星九变及诸家龙法之异,何者至当?八问理气方位天星宫位应验之说,果有之邪抑不足凭也?九问山冈万派、地脉枝分、众势之中、一方之内,何以别其砂龙邪?十问验石纹转不转法?十一问上下砂重轻及水去风来之旨何在?十二问审其所废及障箜补缺之说,何者轻重?十三问喝形亦于理有合否?十四问双圹乘气之法所宜?十五问催官之理果有之乎?十六问葬者大事也,学必有源,宗必有经,世之所传,其说不一,图书甚广,何者为一?十七问山谷中与出洋地不同,何以取裁?十八问仰观俯察,至道存焉,世说纷纭,靡所底止,欲探其要,合有存乎?十九问复视旧墓、定知吉凶,果与占山之法合乎否也?二十问阴阳宅兆,何以别之?风气所钟,同乎否邪?二十一问杨公云行到平洋莫问踪,但看水绕是真龙,则平洋果不问其所从来邪?抑亦不可辨邪?二十二问平洋亦论藏聚否?二十三问平洋何以辨其大小?二十四问平洋何以辨其真伪?

如果我们在读风水书籍遇到疑难时,可以翻检《难解二十四篇》,或许可以找到答案。如,我们要想知道风水师认为哪几本风水书藉最值一读,就可以看第十六问,其答曰:“狐首青乌等经,其来旧矣,莫知为何代书契。相传既久,讹舛多途。郭氏诸公所著《葬书》皆本其旨。然去今稍近,其文全,其义各,虽圣人复孤近代如长乐谢观察所著《堪舆管见》、雩都李中丞重刻玟金,其法甚正,惜乎未全,伤于太简,不能究极其微。然图书所载法度尔,大匠能与人规矩,不能使人巧。尚心目不明,图书虽多,亦奚以为?”可见,人作者以《葬经》、《疑龙经》为正宗,认为其他书籍多不可信。书只能讲法度,运用却需悟性。

《葬经翼》是一部通俗读物,是风水术的人门书。

《山水忠肝集摘要》

——形势派观点的小汇

《山水忠肝集摘要》,明代萧克著。

此书不分篇卷,也没有序跋,但很有特色,十分强调山川与穴地的关系。开卷就云:“山有变化之玄妙,水有曲直之吉凶。欲明其术,须察其奥。无知之辈,不以山川情性气脉为本,专以天星理气生旺之说作书惑人,尽以罗经为用,指龙指向,利口覆人,可哀莫甚。岂知山川自有山川之生旺,贵贱自有贵贱之形体。要以龙脉为本,峦头为体,砂水为用。”由此可见这是一本典型的形势派文献。

此书介绍了相地的一些基本原则,如“谷中关锁为上,耳洋水聚为佳”。“先观坐眠顿伏之势,次审机关情性之所。”“

洋中之龙见于影响,有气则气,气弱则止。”“山之气脉难明,水之祸福易见。龙随水出,气随水住,来宜曲屈,去欲之玄。

堂砂向背,情随水别。”“山朝不如水朝,水朝不如水环,水环不如水聚。”这些都是风水师相地的关键,也是形势派的精华。

《丛书集成新编》载录了此书,《续知不足斋丛书第二集》亦有载录。

《青乌绪言》

——有独到见解的风水笔记

《青乌绪言》,旧题明代华亭人李豫亨撰。李豫亨,字元荐,《明史·艺文志》载承李豫亨《自乐编》16卷,但没有载录《青乌绪言》。

此书以散记的形式记录有关风水的知识,其中不乏有用的资料。如谈到风水罗盘的流变说:“以针浮水定子午,俗称水罗经,至嘉靖间遭倭夷之乱,始传倭中法,以针人盘中,贴纸方位其上,不拘何方,子午必向南北,谓之旱罗经。近遇地师汪弄丸者,始知以铁杖不拘巨细,系绳悬之,以手系之,旋旋定首,必指南,即罗经法也。”研究罗盘史,这是一条难得的记载。

如果罗盘指针受外物干扰,则一定摇摆不定。“罗盘格以针投水,经十次不—浮者,其下必有藏金,若十次有五浮者,必有尸柩遗骨。”这是因为磁针受到金属的影响而不能确定方位。

《青乌绪言》大多是李豫亨的读书体会。试举一条:“堪舆家书云:‘南枝向暖北枝寒,雪水融时湖水满’二语,术者竞出异论。偶阅七修稿云:旧人咏岭梅‘南枝向暖北枝寒’之句,今人止以大概,梅花分南北而为冷暖,非也。盖大庾岭上梅花南枝落,北枝方开,见张方之注。盖由南人粤地气暖,北近江地气寒也。术家以此北拟地气一方,有寒暖之异、兴衰一时,有先后之殊耳。雪水融句意亦同此。术者未解,故生多谈也。”这就纠正了风水师的谬论。

传统的观点以玄武、白虎、朱雀、苍龙与东南西北作固定的搭配,而此书认为应灵活对待,“论四兽不拘东西南北,但拘左右前后。论左山,又不拘定左右。但拘水之去处。为左来处为右,犹言上手下手也。《寻地要诀》曰:第一法,两水夹。第二法,左山搭。第三法,水口狭。人多不知左山为下山,若于向南顺流之池取左山拦截水口,诚为合格。若于向北向东水势倒右之地,亦取左手为左手,则名顺关失其义矣”。

此书主张对形势和星命都不偏废。“星家有子平,有五星,其说俱行今堪舆家有执以形势为是者,有执以坐向为是者,两家常不相下。不知星家之不能脱子平五星,犹堪舆之不能脱形势坐向也。形势以山川之会聚言,坐向以方位之贵贱言,不容偏废。但当以形势为主,以方位参之则可。”

此书仅有几条资料叙述阳宅,其他都是记载阴宅。以阴宅论人的吉凶是没有什么意义的。

《堪舆漫兴》

——辞典性质的风水工具书

《堪舆漫兴》,旧题明刘基撰。此书内容偏重风水形势派理论,对卦理避而不谈。

全书条目颇多,内容简短,一辞为一段,很像一部风水术语的辞典。其辞条有:山祖、水源、北龙、中龙、南龙、枝干、干龙、枝龙、支龙、茏龙、旁正、粗嫩、长短、真假、贵贱、祖山、少祖、父母、胎息、孕育、出身、剥换、龙过峡、枝脚、梧桐枝、芍药枝、蒹葭枝、杨柳枝、无枝脚、护送、驻跸、行止(分辟、背面、宾主、奴从、余气、一势、三落、生龙、死龙、强龙、弱龙、顺龙、逆龙、进龙、退龙、福龙、病龙、劫龙、杀龙、出脉、直龙入首、横龙人首、飞龙人首、潜龙人首、闪龙入首、金星、木星、水星、火星、土星、五星、正受穴、分受穴、旁受穴、太阳、太阴、金水、天财、孤曜、燥火、扫荡、总论、窝穴、假窝、钳穴、假钳、乳穴、假乳、突穴、假突、朝山证穴、明堂、水势、乐山、鬼星、龙虎、缠护、洇褥、天心十道、分合、粗恶、峻急、臃肿、虚耗、凹缺、瘦削、突露、破面、疙头、散漫、单寒、幽冷、尖细、荡软、顽硬、蝮岩、陡泻、高穴、低穴、本身龙虎、外山龙虎、单提龙虎、龙虎和睦、龙虎佩带、龙虎凶类、案山、朝山、特朝山、横朝山、伪朝山、论平原无朝案、朝山拱案、前朝重叠、前朝孤独、下关砂、水口砂、官星、曜星、明堂之义、明堂之恶、论山水要适均、潮水、横水、聚水、顺水、无水、近穴泉水之美、近穴泉水之恶、论水形势之善、以水为城、金城水、水城水、火城火、土城水、要领。

这些辞条一般都是七字一句、四句为段。如“山祖”云:“昆仑山祖势高雄,三大行龙南北中。分布九州多态度,精粗美恶产穷通。”最长的辞条是“案山”,有二十句。

当我们阅读相地术书籍时,遇见了生硬的术语就可以查阅以上辞条,帮助理解原文。不过,这些辞条有两个局限性:一是辞条仅仅囿于龙、穴之类。二是辞条不严谨,如“明堂”条云:“休嗟穴法苦难寻,指汝迷途抵万金。端正有堂不偏侧,其间便是定盘针。”到底什么是明堂?怎样在明堂点穴?没有说清。

《堪舆漫兴》在风水典籍中占有重要地位,是一本常见的、影响较大的书籍。

《地理大全》

——风水文汇录

《地理大全》,明代李国木撰。全书两集55卷。第一集⒛卷,分别是:第1-2卷郭璞《葬经》、3—6卷唐邱延翰《天机素书》、7—10卷杨筠松《撼龙经》、《疑龙经》、《葬法倒葬》、11—14卷宋廖置禹《九星穴法》、15卷蔡元定《发微论》、16卷明刘基《披肝露胆经》、17-30卷是李国木(化名遁庵汇古者)自撰《搜玄旷览》。

第二集⒛卷,分别是:第1卷曾文遄《青囊序》、第2卷杨筠松《青囊奥语》、3-6卷杨筠松《天玉经内传外编》、7—11卷元刘秉忠《玉尺经》附遁庵《原经图说》、12-14卷宋赖文俊《催官篇》附遁庵《理气穴法》、15—16卷宋吴克诚《天玉外传》、《四十八局图说》、17—25卷《索隐玄宗》亦李国木自撰。

此书的第—集偏重于形势峦头,第二集偏重于卦倒理气。李国木贪多贪大,不加抉择,故真伪错糅漫乱。虽有汇编之功,却因泛滥而受到学术界讥讽。

《葬度》

——葬俗简介

《葬度》,明代海盐人王文禄撰。王文禄,字世廉,嘉靖举人,著有《文脉》等书。

《葬度》1卷,有慎终、合棺、敛法、人棺、择地、开塘、择灰、烧砖、和灰、筑法、取汁、入墩、石盖、成坟、任匠、杂辨等篇。

《慎终》论丧葬的重要性,“亲之终也,人子痛极魂迷,卒然临变,欲慎不能,后抱终天之悔,无及也。矧终者,人之大限也;J滇终者,人子之大事也。是以合棺至成坟,不可不详也”。

《合棺》己述棺木,以油杉、柏木为佳。《敛法》己述大小敛法。《人棺》己述铺棺底用的灰土。《择地》记相宅,“高山忌石崾岩,平原忌水冲射,土脉膏润,草木畅荣,来龙迢遥,结穴端正,水环沙护,即吉地也”。《开塘》等篇讲修建坟墓。

此书叙述丧葬,多是陈规陋俗。但也有些新思想,认为“金玉殉葬,古何愚岜,今则否。发斋帛,列石器,盛行丧,今何侈也”。“地理阴阳正源,托厉布衣撰,谬甚也。”

《百陵学山》、《居家必各》收有此书。

《历代山陵考》

——记载陵墓的典册

《历代山陵考》,书前署名为明代“赐进士浙省观察使前水衡郎五奉敕守巡督学黎阳王在晋”,全书上下两卷,卷上记载两京各省陵墓、国朝遣祭、葬义。卷下记载考订历代山陵纪事、历代山陵杂记。

书中对各地的陵墓作了简要介绍,如北京有燕昭王冢、辽章宗陵、金太祖陵、颛顼陵、庆都陵、宋三陵、盘古墓、河间献王墓、唐祖陵、赵王冢、石勒墓、孤竹三冢等。杭州府有吴王夫差墓、吴国王子庆忌墓、孙钟墓、三女堆(吴越武肃王第十三章堪舆类墓、济王墓等。

明代对各地的陵墓进行大规模调查,《国朝遣祭》记载

“洪武三年遣官访历代帝王陵庙,令具图以进,四年遣使祭历代帝王陵寝..天顺八年令各处帝王陵寝被人毁发者,所在有司即时修理如旧,仍令附近人民一丁看护,免其差役”。

《历代山陵纪事》己载了从三代至宋代的建陵大事,如“三代以前无墓祭,至秦始起寝殿于墓侧,汉因秦陵,上皆有园寝..魏文帝革上陵之礼”。

《历代山陵杂记》记载传闻奇说,如“汉水出鲋鱼之山,.帝颛顼葬于阳,九嫔葬于阴,四蛇卫之”。“齐桓公墓在临淄县南二十一里牛山上,亦名鼎足山,一名牛首冈,一所三教。晋永嘉末人发之,初得版,次得水银,泄有气,不得入,经数日乃牵犬入,中金蚕数十薄珠襦玉匣缯缧军器,不可胜数,又以人殉葬,骨肉狼藉。”“吴王阖闾有女自杀,阖闾痛之甚,葬于邦西闾门外,凿地为池,积土为山,文石为棺梆,金鼎玉杯银樽珠襦之宝,皆以送女。”由此可见历代统治者是多么奢侈!

《四库全书总目》考证云:“在晋,字明初,太仓人,万历壬辰进士,宫至兵部尚书,事迹附见《明史·王洽传》,是书仅从《一统志》抄撮而成,无所考证。况既名山陵,而赵宣子、孟尝君辈遗冢亦列其间,尤非体也。”

《借月山房汇抄》、《式古居汇抄》载有此书。

《阳宅十书》

——论述住宅环境的巨著

《阳宅十书》的作者待考。《四库全书》未收此书,据分析,未收的原因不在四库馆臣的疏忽,而是此书问世较迟。

此书有几个明显的特点,一是内容丰富,与其他几千字一本的风水书籍比较,《阳宅十书》称得上是一部大作。二是内容专门,历代的风水书籍多偏重于阴宅,而此书集中叙述阳宅。三是理论复杂,用三元、卦例、星命等复杂的术语搅在字里行间,增加了神秘性。,

全书十篇。第一篇论宅外形:“人之居处宜以大地山河为主,其来脉气势最大,关系人祸福最为切要。若大形不善,总内形得法,终不全吉。”又云:“凡宅左有流水,谓之青龙。右有长道,谓之白虎;前有汗池,谓之朱雀,后有丘陵,谓之玄武。”“凡宅不居当冲口外,不居寺庙,不近祠社窑冶宫衙,不居草木不生处,不居故军营战地,不居正当水流处,不居山脊冲处,不居大城门口处,不居对狱门处,不居百川口处。”“凡宅,树木皆欲向宅吉,背宅凶。凡宅地形,卯酉不足,居之自如;子午不足,居之大凶。

”“凡宅门前不许人家屋箭来射。”“凡宅,井不可当大门。”

在《阳宅外形吉凶图说》又列了许多图形,用以说明宅形的吉凶,试举几个这些图形明示:宅要方正,北面最好有山林,东面最好有水来,西面最好有道路,南面最好平坦或有林木。

第二篇论福元,福元即福德宫,其书从三元入手说明这个问题:“天地间不过一阴阳五行,历法易数,互相表里者。历法以一百八十年为一大周天,第一甲子六十年为上元,第二甲子六十年为中元,第三甲子六十年为下元,此之谓三元。配以洛书、九宫、八卦,—年属一宫。洛书戴九履一、左三右七、二四为肩、六

八为足,五独居中。配合流年,一岁属坎,二岁属坤,迤此震三、巽四、中五、乾六、兑七、艮八、离九。生人之年值何卦,此卦即为福德宫。”修房要根据福德宫所在的方位选择地点,震巽坎离为东四位,乾坤艮兑为西四位,不得混淆,否则有凶。凡属东四位,宅宜坐北向南,门置东南,井置东南,灶在东北,路在东方。

第三篇论大游年,术数认为人某岁游于八卦某宫,据之推断人在某年的吉凶。“天上九星为地下之九宫,司人间祸福,其应如响,然吉星惟三,凶星乃六。”三吉星为:“生者生气星贪狼星也,延者延年星武曲也,天者天乙星巨门星也。”人们根据自己的游年推测吉星所在,回避凶星。

第四篇论穿宫九星,提醒人们不仅注意方位,还应注意宅内建筑物的高低,“若宜高者下,宜下者高,则凶”。如“坐北向南开巽门者水木相亲,若修一二四层及离坎二方房高,大发富贵,子孙万辈兴旺”。

第五章论元空装卦,“天地之理唯最隐奥者与最变通者,其主持祸福为最验装卦爻诀,隐征兆于无形,藏机缄于至变,乃天地之无机”。

第六章论开门修造,“门户,通气之处,和气则致祥,乖气则致戾”。修门要讲究方位、时间、尺寸。

第七章论放水,“阳宅阴宅俱以水法取效,若宅内外之形虽佳,修造之法亦善,只凶方地支放水一差,则以前诸法俱坏”。放水应合乎阴阳五行,讲究方位。

第八篇论宅内形,“大凡人家建立新宅,莫要先筑墙,谓之困字”。“凡宅起屋,前低后高,主发财禄兴旺。”“凡宅天井中不可积屋水。”这些都是讲的宅内构造,此外,又有阳宅内形吉凶图说,叙述单耳房、双耳房、孤独房、露星房等。

第九篇论选择,认为游年与方位决定建房吉凶,诸如起工动土、造地基、破本、定磉扇架、竖柱1上梁、盖屋、泥屋都有禁忌。

第十篇论符镇,介绍了黄石公安宅护救符镇法。有五岳镇宅符镇宅十二年土府神杀、镇四方土禁并退方神符、镇行年建宅神符、三教救宅神符、修造预镇神符、移徙预镇神符、武帝应用灵符。这些符文都是由汉字变异而成。为什么符文能镇邪?书中没有交待。

《阳宅十书》是典型的卦例派文献,迷信大于科学,忌讳多于运用,是风水文献中的败作。

《阳宅撮要》

复杂化的阳宅文献

《阳宅撮要》,清代吴甭撰。作者在序中谈写作经过云:“予家自丙寅丁卯叠遭惨变,心疑造作失措所致,深憾平日未常究心⒎遂遍搜宅书,披阅之下,皆无头无尾,不胜异说,莫之适从,最后得游年定宅阳宅诸全书,滚盘珠斗灵经,读之始知宅法与年命无分轻重。彼详于宅法而不讲年命者,必罹东西异道之凶;止讲年命不详宅法者,难免扶一倒一之诮。”可见,作者以宅法和年命并重。

此书参考了许多阳宅术文献,如《宅镜》、《阳宅发真诀》、《阳宅通书》、《选宅宗镜》、《阳宅正宗》、《阳宅发微》等,使我们得以窥见一些失传的风水书籍。

全书2卷。卷一述起例、总论、形势、宅式、间数、门路、二十四山门路定局、定游星法、宅内外吉凶照、天井、床灶、井、厕、放水、黄泉。卷二述宅法碎金、摇鞭赋、九星喜忌歌、九星主应、分居、截路分房、生命、看法、定各种宅、搬移法、穿宅经、看煞法、续气法、修作、八宅修方九星主应、九星制伏、滚盘珠修方神煞。

作者很推崇清初的陕西风水师黄时鸣,多次引用黄时鸣语。黄时鸣是何许人,一时尚不清楚。

修建阳宅应当注意哪些问题?书中说:“凡阳宅须地基方正、间架整齐、入眼好看方吉。”“凡山谷大门,先论形局,后参方位。城市大门,先取方位,亦要形局团聚。”“凡宅基最忌贪多,致有盈缺。”“门有五种,大门、中门、总门、便门、房门是也。大门者,合宅之外大门也,最为紧要,宜开本宅之上。”“房内宜明不宜暗。”“床怕房门相冲,以一屏风抵之乃佳。”“凡看阳宅先要看门前水。”这些观点不无道理。但是,书中的神秘色彩很浓,八卦、五行、干支、煞、气、禁忌、游年、三元九宫等概念把很简单的道理搅很复杂难懂,以至平民百姓不易读懂,而风水师却借以任意解释,造成很大的欺骗性。

《古今图书集成·堪舆部》

——风水文献的渊海

《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艺术典》设有《堪舆部》,《堪舆部》是迄今为止历代风水文献最大的库府。《堪舆部》的“汇考”部分实际是一部大型丛书,载录了⒛部风水书籍,它们分别是:《宅经》、《青囊海角经》、《葬经》、《地理指蒙》、《葬书》、《十二杖法》、《博山篇》、《十六葬法》、《至宝经》、《神宝经》、《天宝经》、《乘生秘宝经》、《琼林国宝经》、《五星捉脉正变明图》、《金刚钻本形法葬图诀》、《堪舆漫兴》、《堪舆杂著总索》、《葬经翼》、《水龙经》、《阳宅十书》、

《堪舆部》的“总论”部分载录了东汉王充在《论衡》中写的《四讳篇》、《杂岁篇》、《诘术篇》,这是反映汉代风水观念,并且给予批判的3篇檄文。

《堪舆部》的《名流列传》载录了历代的风水师,他们是先秦的樗里子、朱仙桃;汉代的青乌先生;晋代的郭璞、陶侃、韩友;隋代的萧吉、舒绰;唐代的李淳风、张燕公、一行禅师、司马头陀、刘白头、浮屠泓、陈亚和、杨筠松、曾文遄、范越凤、厉伯韶、刘森、叶七、邵庭监、赖文俊、曾十七、苏粹明、丘延翰、方十九、张五郎、丁珏、濮都监、刘雍、廖禹、孙世南、李五牙、王应元、赖白发、李鸦鹊、钟可朝、曾道立、李普照、谢玢;宋代的唐九仙、陈希夷、胡矮仙、张子微、谢子逸、蔡神与、刘七碗、郑彦渊、刘子猷、丁应之、丘公亮、刘景清、刘应宝、弟子骧、王禄道、建心仙翁、刘元正、刘景明、刘谦、刘种桃、刘见道、谢和卿、刘云山、刘云峰、刘二郎、刘子仙、吴景鸾、宋花师,刘勾力、萧才精、廖信甫、李蓬洲、刘云岫、孙伯吼、刘潜、傅伯通、邹宽、徐仁旺、王饭、胡舜申、孙晤,达僧、铎长老;元代的梁饶;明代的张宗、幕讲僧、非幻和尚、周仲高、刘用寅、渠仲宁、杨宗敏、廖均卿、游朝宗、许国泰、裴士杰、徐拱、卜梦龙、杨院使者、吴仲宽、骆用卿、曾易明、谷宗纲、陈后、徐善继、汪朝邦、江仲京、汪本立、奚月川、周诏、李邦祥、李景溪、洪善祖、徐懋荣、毕宗义。

《堪舆部》的“艺文”部分载录有晋嵇康的《难宅无吉凶摄生论》、《答释难宅无吉凶摄生论》;唐吕才的《五行禄命葬书论》;元赵访的《葬书问对》、《风水选择序》;明故翰的《风水问答序》、罗虞臣的《辨惑论》、项乔的《风水辨》。这些文章都对阴宅术进行了批判。

 

联系我们

133-5662-519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